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 >  文化山西 > 山西古迹
山西代县雁门关游记:要塞访古
编辑:周昱丽     2015-11-30 09:04:33       来源:华夏时报

  

     曾发生过多少可泣可歌的历史故事的山西代县境内的雁门关,它见证和参与了中华民族的兴衰过程;雁门关这一边关要塞,曾是中华疆土的重要门户;从历史典籍到武侠小说;从历代文人诗词乐赋到民间传说;一篇篇、一本本、一首首、一个个震撼而又悬念的美好记忆负载了雁门关的厚重的人为内涵。就这样一个地方,记者在网上查出的她不是雄伟身姿的介绍,而是《唐史演义》、《天龙八部》、《木兰奇女传》、《公主战记》中在雁门关发生的历史故事和美好的传说。记者怀着这样的兴奋而又复杂的心态对雁门关进行了访古见识之行。从代县出发向西北二十公里就可到雁门山腰。五月傍晚,雁门关仍感到风中的寒意。记者行走在海拔2000米的古战道,遥望雁门关外茫茫的大漠,此时自己若是古人,大漠之外又是什么,肯定是不会知道,只会知道的那是另一个歧异的国度,不同的肤色,不同的发色,不同的眼睛颜色... ...

  雁门关是三关中现在保存最完整的。雁门关得名于《山海经》:“雁门,飞雁出于其门。”,为什么飞雁要从关门飞过?原来雁门山群峰海拔1900米以上,周围群山峻岭环抱,只有过雁峰两旁有两道比较低矮的山峪。大雁不能从其他处飞过,只能从这里经过,雁门关正好坐落在这个山峪之上。若于适当的季节到此,游客便可欣赏到雁阵过关的奇景。

  走临雁门关,远远便可看到“威镇三关”的巨匾。在两侧挺起的山峰中间,一座雄伟的二层关楼拔地而起,给人以突兀的感觉。走近城关,会在城门城砖上看到一幅对联:“三关要隘无双地,九塞尊崇第一关。”这可能是对雁门关最恰当、最简洁的描述了。陪同的代县旅资局负责人介绍,雁门山,古称勾注山。这里群峰挺拔、地势险要。自建雁门关后,更有“一夫当关,万夫莫开”之势,它“外壮大同之藩卫,内固太原之锁钥,根抵三关,咽喉全晋”。相传每年春来,南雁北飞,口衔芦叶,飞到雁门盘旋半晌,直到叶落方可过关。难怪在《山海经》中会找到“雁门山者,雁飞出其间”的说法。

  巍巍恒山,沿代县北境逶迤绵延。蜿蜒于山巅的内长城,犹如玉带联珠,将雁门山、馒头山、草垛山联成一体。它北依雁北高原,南屏忻定盆地。著名的雁门古塞就建筑在峻拔的雁门山脊。

  来到雁门关已是黄昏。在雁门关我们见到了一碑,曰“分道碑”。原来明清时期雁门关商贾云集,南来北往,经常发生“交通“堵塞。雁门总兵便设立分道碑,指引行进的车马人流分开上下路,“分道碑”可能是中原最早的交通岗了。

  看完雁门关,天已完全黑了。小憩在地利门,好静,抬头遥望,月亮已在头顶。月亮倾听,繁星倾听,清风倾听,大漠倾听!我此时进入了梦幻状态。我的耳畔仿佛想起了王昭君坐帷思忆汉皇朝朝暮暮,暮暮朝朝思念故国的婉娩神伤:“前途茫茫极目空望见平沙雁落声断衡阳月昏返照雁门关上外风霜悠悠马蹄忙终日思想长夜思量魂梦忆君王阳关初唱往事难忘琵琶一叠回首望故国河山……茫茫魂归汉地目睹朝阳久思量地老天长老长怀想一曲琵琶恨正长。”

  我是耳听着旅游局长如数家珍的雁门传奇。《吕氏春秋》曾把雄关雁门为居“天下九塞”之首。从战国时期的赵武灵王起,历代都把此地看作战略要地。明末清初的著名学者顾炎武曾亲临此地。他写道“雁门重关,山峦在x(yan音演),霞飞云举,两山对峙,其形如门,而飞雁出于其间。”该关城,周长二里,墙高二丈,石座砖身,雉堞为齿,洞口三重,曰东门、西门、小北门。东门上筑楼台,曰雁楼,门额嵌石匾一方,横书“天险”(即“天险”)。西门上筑有杨六郎庙,门额嵌石匾一方,横书“地利”(即“地利”)。小北门未设顶楼,但砖石结构,格外雄固。门额石匾横刻:“雁门关”三字。洞门两侧镶嵌砖镌楷书检联:“三关冲要无双地,丸塞尊崇第一关。”东门外北侧建有“靖边寺”祀战国时代的军事家赵将李收。西门外右侧建有关帝庙。关城正北置有驻军营房,东南设有练兵教场。整个关城建筑,虎踞龙盘,雄伟壮观。明清以后,关城虽屡有重建。但随着我多民族统一国家疆域的逐步形成,内长城作为“内边”的作用已经失去,所属的雁门雄关也随之荒废。现在看到的关城仅在东门、西门、小北门三个门洞了。

  此时雁门关上的“靖边寺”已残缺,靖边寺前的一对石狮,一副石旗杆,明镌李牧碑石一块,以及寺后的数株青松仍在见证着日出日落,倾听关外的大漠风沙。“靖边寺”是为纪念战国良将李牧修建的。李牧曾奉命常驻雁门,防备匈奴。为免除匈奴对赵国边民的袭扰,他廉洁奉公,“市租皆输人幕府,为士卒费”,因而深得士兵的拥护。同时,坚持慎重防守的方针,凭长城之险,加强战备。他在雁门数年,“习射骑,谨烽火,多间谍。”使匈奴数岁无所得,而赵军则兵强马壮,愿为一战。此时,他才选用精兵良马,巧设奇阵,诱敌深人。“大破匈奴十余万骑。”其后十余年,匈奴不敢寇赵。后人称李牧为“奇才”,并在雁门关建“靖边寺”,纪念其戍边保民的战功。

  秦始皇统一六国后,派遣大将蒙恬率兵三十万,从雁门出塞,“北击胡,悉收河南之地”(即河套地区),把匈奴赶到阴山以北,并且修筑了万里长城。当地人传说,蒙恬死后葬于代县境内。现在上门王村有一座蒙恬墓遗址,其断碑尚存,还可看清:“秦蒙恬将军墓”,及“清嘉庆”等字样。据史学家考证,蒙恬墓在陕西境内,此地乃传说而已。

  汉代的雁门,更是风云多变。公元前201年,刘邦亲率三十多万大军,抵达平城(山西大同),抗击匈奴。可惜,被匈奴用计诱入,困于平城白登山达七日之久,最后用重金财物贿赂了单于阏氏(匈奴王的妻子)才得以解脱。汉武帝继位后,面对匈奴不断猖狂的南犯,着手反击。汉朝名将卫青、霍去病、李广等都曾驰骋在雁门古塞内外,多次大败匈奴,立下汗马功劳。“猿臂将军”李广在做代郡、雁门、云中太守时,先后与匈奴交战数十次,被匈奴称为“飞将军”。正是由于汉武帝时期创建了强悍的骑兵抵住了匈奴的南犯,才得以保护中原先进的经济、文化的发展,换来了以后同匈奴的和睦相处。汉元帝时,有胆有识的王昭君就是从雁门关前簇后拥,浩浩荡荡,出塞和亲的。从此以后,这一带出现了“遥城晏闭,牛马布野,三世无犬吠之警,黎庶无干戈之役”的安定局面。

  可惜,到了唐代,雁门古塞“胡”汉相争,群雄逐鹿,战事连绵。唐初,年事已高的薛仁贵为代州都督,镇守雁门。据说,突厥进犯云州时,薛仁贵曾率兵出击。阵前,突厥人喝问:唐将是谁?唐兵答曰:薛仁贵。突厥人以为薛仁贵早死而不信。仁资脱盔示面,突厥惊视失色,引兵而还。唐末五代,契丹(辽国)崛起于北方,危及内地。后晋石敬瑭向辽国自称“儿皇帝”,割燕云十六州与契丹。从此,在山西北部,雁门山就成为了后晋和契丹的分界线,雁门关也成为了中原王朝和少数民族地方政权相对峙的前沿阵地。

黄河新闻网手机版 黄河新闻网官方微信 山西省委社情民意通道
分享到:
  相关链接
晋中10万学生观看爱国主义教育抗战图片展 ( 2015-11-24 )
“太行红山”黎城图片展在京举行 ( 2015-11-25 )
张馨予晒图片引争议 被指暗讽范冰冰(图) ( 2015-11-26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