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 >  文化山西 > 民间传说
闲说广禅王
编辑:周昱丽     2016-01-06 08:37:58       来源:山西日报

  某日,有朋友说长治县八义镇南山村一村民在村后的鹞子山乱石堆里无意中捡到一木质牌位,牌位图案龙盘云绕,另有几个小人儿,发髻高耸,衣袍飘飘,或骑龙或作揖。细细观看,暗褐色的木质透着年代久远的气息,镂空雕刻、造型古朴的神龙腾云驾雾翻江倒海,大有跃然腾空之势;人物造型活灵活现,身段柔和秀美,面目表情传神生动,立体感十分强烈,令人拍手叫绝。拂去尘土,牌位正面几个大字依稀可以看出是“钦赐广禅王尊神”,背后是“西第十一”字样。

  该村民说,几年前他上山玩耍,无意中看到有人拿一些旧木头引火御寒,细看,居然雕龙绘凤,就收拾了回来,乱七八糟的一大堆,细细拼装,却是十多个雕刻精美的牌位,有“山川社稷尊神”“天地水府三官尊神”“东岳天齐圣帝尊神”“当阳观世音菩萨尊神”“至圣柄灵王尊神”,等等,而这个“广禅王尊神”就是其中的一个。

  从一起捡来的其它牌位上可以看到“明嘉靖十八年”字样,嘉靖十八年也就是公元1539年,距今已经四五百年的时光了。这么一堆牌位在一个地方捡到,只能说明这儿以前曾经有过一座香火旺盛的庙宇,或者在很长的一段时光里村民们的信仰在这里有一个可以寄托的圣殿。

  看着这些牌位我还是觉得奇怪,虽然中国自古是多神的国度,但这个“广禅王”却是闻所未闻。带着疑问,我把照片发给了一位搞文物研究的专家。

  专家说,历史上确有一个“广禅侯”,为宋徽宗钦封,叫常顺,是个兽医,家住晋城市阳城县山头村,只是不知道是不是与我查询的“广禅王”是一个人。

  公元1114年,金太祖阿骨打南侵,在平阳一带与宋兵大战,这场战争整整打了一年多。当时正逢阴雨天,战马都开始生病,形势越来越危急。那天,阳城县山头村兽医常顺恰好行医走到县西400里的汾河边,看见宋军战马神志恍惚,全身布满白灰斑块,有的奔走惊窜阵阵嘶鸣,有的不时甩尾打身回头撞脖,常顺诊断战马是患了“族蠡”病,俗称蚧螨皮癣,即现在的蚧癣病,属寄生虫病。常顺诊病后,胸有成竹地说:“此疾罕见,数十年流行一次,一旦发生,势如猛虎,犹如风火,治不及时,成群毙命,需采用烈性狼毒和五六味其它草药配方,以毒攻毒,方可治愈。”此时,病马已经逾万余匹,需要尽快医治,没有生病的马匹则需要预防传染,如果采用传统的方法外敷药估计是慢不救急。情急之下,常顺将草药熬好之后全部倒入河里,把河水变成了药汤,然后先把没有传染的马匹赶到河里洗澡,随后是有病的马匹连洗带饮,每天一次,几天之后,灰斑脱落,战马的族蠡病竟然痊愈了。

  宋将回京,将常顺治愈战马一事禀报皇上,皇上当即颁旨钦封常顺为“广禅侯”,并赐金冠、蟒袍、玉带,以嘉其功,并亲派钦差大臣随带圣旨、御酒到阳城县山头村慰问常顺。常顺进爵为侯后,并不居功骄傲,而是更加平易近人。

  据考证,“广禅侯”是目前仅知的我国历史上所授最高的中兽医,“水草庙”也是唯一为纪念兽医建筑的庙宇。在旧社会,中兽医是三教九流之外的“下贱者”,素来被达官贵族所鄙视,但由于常顺在当时为朝廷做了有益的事,不仅受到当时统治者的晋封修庙,而且明、清、民国时期也曾对该庙多次修补。

  既然常顺就是钦封的“广禅侯”,那么,也就不难解释为什么在长治县八义镇南山村会有“广禅王尊神”的牌位了。八义镇与高平市交界,交界处有个叫“换马”的地方,相传是当年廉颇因战事繁忙马跑累了在此换骑,战国时期的“长平之战”“八义士谏赵”“赵括纸上谈兵”等历史典故均发生于此。八义镇历来是从晋城到长治之间的通衢官道,迄今有长(治)陵(川)公路与高(平)太(义)公路纵贯,北上长治,南下晋城。在人口稠密、交通发达的地方修庙就是理所当然的事了,而古时候无论生活还是经商,都是离不开牛马的,因此,供奉一个皇帝御封的兽医也就顺理成章了,至于到明嘉靖变“侯”为“王”,很有可能是被老百姓进一步神话的结果。

  在山西大地上,大量广禅侯庙的建立,与普通百姓崇拜先圣的心理有关,而更深层的原因则与老百姓平时对日常生活的需求密不可分。

黄河新闻网手机版 黄河新闻网官方微信 山西省委社情民意通道
分享到:
  相关链接
挖掘好晋商精神这座富矿 ( 2016-01-05 )
晋商茶庄博物馆大同挂牌 ( 2016-01-05 )
晋中顺城街小学武思齐:小记者走进晋商公园练习摄影、参观城市规划展示馆 ( 2016-01-04 )
李克强:晋商精神是华商精神的精髓 ( 2016-01-0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