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 >  文化山西 > 山西古迹
中西合璧的大院
编辑:周昱丽     2016-03-16 17:12:12       来源:山西日报

  作者简介

  韩振远,1958年10月生,临猗人。多年来在《人民文学》《山西文学》《天涯》《美文》《读者》等报刊发表大量小说散文,作品曾获中国首届“郭沫若散文随笔奖”“赵树理文学奖”等多种奖项,被《小说选刊》《中篇小说选刊》《小说月报》《新华文摘》《散文》《读者》等转载,多次入选年度选本,著有《家在黄河边》《回眸远古》《古之旅》《晋商之源》《秦晋之好》等多部散文集。现为中国作协会员、山西省作协全委会委员、山西省散文学会副会长、运城市作协副主席、临猗县作协主席。

  李家大院位于万荣县闫景村,是晋南一带最富有代表性的晋商宅院,也是山西西南部保存最完好的清代民国富商宅院。

  与山西其他富商相比,李家大院的主人李道行是个纯粹的商人;与其它大院相比,李家大院是一座纯粹的富商宅院。

  李家数代人中,仅有李子用祖父李文蔚在河南做过一任同知,位虽五品,却是佐官,想来不会给李家增添什么财富。李子用本人也曾中过庠生,因清朝末年科举制度废除,断了功名路,以后,最大的官职是闫景村村长。光绪末年,李子用留洋海外,在英国格拉斯哥实业专门学校纺织专科学习,宣统二年与英国女子麦克蒂伦结为伉俪,民国三年毕业后返回故里。

  从金发碧眼的麦克蒂伦在黄土高原深处的李家大院中发出咯咯笑声起,李子用就确定了自己的经商思维,李家大院也有了新的建筑风格。从工业文明的发祥地回到农耕文明的发祥地,从大洋彼岸回归到黄土高坡,被新知识浇灌的李子用和他的洋夫人带回来的不仅是一丝新气象,更多的是西洋文化与中国传统文化的交融。据说,刚刚回到被中国传统文化包裹得严严实实的深宅大院中时,活泼开朗的麦克蒂伦张开双臂,结结实实地给留着小辫子的老公公来了个西方式拥抱,结果,不明不白地挨了一记耳光,厚重的巴掌带着呼呼凉风,挟裹着千年伦理,惊醒了懵懂的英国女子,让她一下子尝到了中国传统文化的滋味。以后的她,咯咯笑声中不能不带着几分收敛、几分苦涩。从那一刻起,李子用就回归了,他的洋夫人则无可奈何地归降了,在成为李家儿媳妇的同时,也成为一个被三从四德伦理纲常束缚的女人。丈夫特意买来的那架钢琴还在叮叮当当响,流水落花,残阳如血。在动听的音乐声中,麦克蒂伦的思绪不能不飞到英伦三岛。

  1918年9月12日,麦克蒂伦用四年时间给李子用生育了二男三女五个孩子后,在满眼的高墙峻宇中去世,年仅28岁。这时,她早就由麦克蒂伦变成了麦氏。

  他的夫君,当年的洋学生李子用重新戴上了瓜皮帽、穿上了对襟袄,复归茫茫商道。

  走进李家大院,最引人注目的就是李子用为夫人修建的那座哥特式西洋建筑。在鳞次栉比、重重叠叠的宅院包夹中,它是个另类,既显得那么特立独行,又那么苍凉无助。尖尖的拱顶、垂直的线条显现出浓郁的异国风情,若细看,却会发现它已被中国文化同化,有了最能表现中国古建筑特点的门额,文字是:怀德乐善。两旁有对联:三省台前设棋枰欢留朋友,一经楼上藏书籍遗训子孙。三省是指《论语》里曾子的“吾日三省吾身,为人谋而不忠乎?与朋友交而不信乎?传不习乎?”门额下的浮雕则是中国明清民居中最常见的图案,象征多子多孙的葡萄和象征富贵的金元宝。用这样的浮雕和对联,李子用明确地告诉麦克蒂伦他想要的是什么。

  李家大院中最具代表性的建筑还是那些传统的四合院。

  李家大院原有院落20组、房屋280间;现有院落7组、房屋146间;另有祠堂花园遗址等,共占地125亩,相当于10个乔家大院的面积。走进这种大宅院,首先会被它的宏大精美震撼,不等细看,已被迎面而来的豪华富贵逼得喘不过气来。走在其中,仿佛能看见李家主人正满脸微笑,端坐面前,矜持而又自得地一处处向你展示他们的荣耀:巍峨高耸的建筑,繁复精致的雕刻,匀称粗壮的木料,名贵考究的家具。看过之后,不用主人再说什么,你会感叹:李家怎么能把财富演绎得如此富丽堂皇?

  从这些建筑中,还能隐隐看到李家财东的身影。

  那条街巷两侧的四座大院,是李道行的堂兄弟李道升所建。李道升原来只有巷北的两座二进院,却有四个儿子。按照他的想法,自己百年之后,四个儿子岂不是要为分家产兄弟失和?于是,干脆照原样再盖两座。从这四座院子中,能看出李道升对四个儿子的期望,也能看出李道升的担心。各院门前的青石门墩、石狮、石阶,尽显主人的尊贵威严,足以让外人望而生畏、让子孙刻骨铭心;门额上却是“谦受益”“勤补拙”之类的话,分明是说给后代的。主房和门楼下的木雕,无论吉草瑞兽,还是琴棋书画、场景人物,都寓意着平安吉祥、子孙兴旺。大门两侧的砖雕家训式格言,让我们好像看到了一个对子孙谆谆教导的长者,“一粥一饭,当思来处不易;半丝半缕,恒念物力维艰”“祖宗虽远,祭祀不可或疏;子孙虽愚,经书不可不读”。两段《朱子家训》,儒家伦理道德观可见、殷殷舔犊之情可见,留下了这么丰厚的遗产,还不放心子孙以后的人生,真难为老人家了。

  李家大院中,除了四面围合的院落,精雕细刻的门楼、牌匾,最醒目的是那个“善”字,巷头的百善照壁,用百余种不同风格的字体,写出了“善”的变化,也道出了李氏家族复杂的心态。中国传统文化总以异样的眼光打量财富,一个“善”字,是李家大院的文化主题,也能看出李家对财富的惶恐不安。近年来,山西晋商大院声誉鹊起,李家大院与晋中乔家大院、王家大院并称为“晋商三蒂莲”,有“乔家看名,王家看院,李家看善”之说。然而,看李家之善不能光看墙壁上多变的善字,也不能光看陈列馆中李家的善行,最需要看的是高墙之中的四合院。从那里,能看出李家人的心态,能看出围合四合院的不光是高墙,还有束缚人心灵的传统道德。

  领悟了李家的善,再看墙上的照片,那位穿一身老棉袄、戴一顶瓜皮帽,筒着双手,一把山羊胡子的老人,是当年留洋归来、意气风发的李子用吗?看来,大院带给这洋财东的,不仅仅是享受,还有容颜的苍老和意志的消磨。

  新开发的李家大院面积上千亩,仿建的亭台楼阁看上去更加富丽堂皇,大红大紫的色调中,表露着现代商业不可调和的躁动,像一个心急火燎的人一样,再也不可能重现旧宅院的凝重与沉静。若李子用再世,看到这场面,不知会是一种什么心情?他肯定不会想到,时隔不足百年,李家又会迎来一次新的辉煌,李家的产业会在新时代带给人们另外一种思考与启迪。

黄河新闻网手机版 黄河新闻网官方微信 山西省委社情民意通道
分享到:
  相关链接
反思民科背后的文化根子 ( 2016-03-15 )
钱江晚报:新乡贤文化,贵在注入新鲜血液 ( 2016-03-15 )
山西创意名家韩志强谈城市文化旅游形象传播 ( 2016-03-15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