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 >  文化山西
万里茶路上的祁县魂
编辑:周昱丽     2016-04-29 17:29:35       来源:《三晋都市报》

  安华《行商遗要》发现的过程极具偶然性

      2006年4月,祁县晋商文化研究所成立。在进行文献整理时突然发现一本蓝皮旧书,书皮上未见一字,打开封面,扉页上用毛笔写有《行商遗要》书名及为商之道总论,其中的内容令所长范维令大为惊奇。

      这小册子很不起眼,可它却很详细地描绘了晋商行走茶路的众多细节,2006年9月30日,《行商遗要》被列入“晋商万里茶路主力军――祁县茶帮”专题调研的主要内容。经过十多天的辛勤工作,那本书的神秘面纱终于被慢慢揭开了。在这本书的基础上,研究所成员还对昔日晋商古茶道进行了一系列的实地考察。晋商茶路,那个古老的神话一步步清晰起来。

      一个祁县商人的贩茶之旅

      江南买卖


      暮春三月,江南草长,群莺乱飞。洞庭湖畔的湖南安化,茶农们看到几个身材高大的北方人,他们风尘仆仆,满脸劳顿。对这几个人,茶农们并不陌生,他们知道,这些操山西口音的人,个个都是经商高手,他们富可敌国,每年都要来到这里,用白花花的银子或者一张张银票,从茶农们手中订购一箱箱茶叶。然后装船运往北方,又换来更多的银子和银票。

      这只是想象的情景,然而在清康熙到民国初年的200年间,这样的情形每年都要在安化上演着。

      我们姑且假定这次来做生意的是王掌柜。他属于著名的山西祁县商帮,祁县晋商文化研究所所长范维令认为,祁县商帮是晋商在茶叶贸易上是“开始最早、规模最大、延续时间最长”的一支力量。在庞大的商帮队伍中,王掌柜只是其中微不足道的角色。

      王掌柜到安化的时间一般都在立夏前,这次,他来得更早,带来的几个伙计也都是祁县人。他们一到安化落脚,便进山收购茶叶。

      收购茶叶的过程是烦琐的,这对不懂茶叶的人简直是一种折磨。王掌柜有自己的经验,同时《行商遗要》也给他提供了不少规范。这次王掌柜要采购的红茶。他看得非常仔细,他明白安化正路茶首重条紧、色顺、纹直、沉重、味佳、外乌油色、内?p干色等条件。除了看色,接着还要品,王掌柜虽然是个老手,却一点都不敢大意。这次泡上茶之后,他发现满碗俱青,心里便有了数。王掌柜点点头,接下来开始讨价还价,幸好,双方都已经合作很长时间了,在这个问题上并没有浪费多长时间,买卖就这么定下来了。江湖风波

      范所长说:“买下茶叶后,他们要加工成块茶,这是为了方便运输。因为他们所面临将是洞庭湖和长江。”

      王掌柜的行进路线如下:边江镇发益阳水路130公里,益阳发汉口小路420公里,汉口到樊城600多公里。

      水路约占1/3的路程

      边江到益阳的河流很凶险,“大滩甚多”,跟在大江大河中逆行差不多。这一次遇到水枯,王掌柜特地选了当地几名很有经验的舵手,船也特地用小船,每艘船上装20到30担,每一个晋商都清楚,如果船翻了,那他就血本无归了。他们在船和舵手的身上决不吝啬。

      到了益阳,他们就面临洞庭湖了,“气蒸云梦泽,波撼岳阳城”,这首描绘洞庭湖的诗歌说明,在湖里行船,最可怕的莫过于风浪与浓雾,王掌柜特意雇了一艘抗风浪能力较强的大船,还特意看了看船是不是结实,他还高薪聘请了一些有经验的船夫。做完这些,他依旧不敢大意。《行商遗要》专门交代:“货多事重非些小也,开行之日不可着急。”那几天天气不好,风高浪急,王掌柜只得等待,等到“顺风天晴”的日子,他们才重新起航。

      下一个目标是汉口,他们进襄河口停泊,在这里又换上小船,一直到樊城,又到河南赊旗镇。赊旗镇属河南省南阳县,这是一个重要的码头,南方水路运来的茶庄在这里改陆路,继续北行。

      中原驼铃

      经洛阳、过黄河、入太行山,越晋城、过长治,出子洪口至祁县鲁村,一路上,都是太行山崎岖的山路和河流,只能用骆驼、骡子驮运,不能行车。一头骆驼能装载200多公斤,王掌柜算了算,共需要30头骆驼。驼队并不难找,从赊旗镇到祁县,有很多养骆驼的专业户,他们有的养一槽(每槽12头),有的能养十几槽,甚至更多。他们专门为晋商运输货物。

      王掌柜讲好了价格,雇好驼队,他们继续北行,虽然凶险不是很多,但他们必须处处小心谨慎。为了防盗抢,他们穿着十分朴素;为防不测,他们晚早宿晨早行。他们不敢与生人相伴……这些都是《行商遗要》里严格规定的。

      一路的行人都好奇得打量着他们,这确实是一幅很奇特的画面,驮队的首领骑着一匹大骡子,后面跟着一匹匹骆驼,驼峰走入群山间又从群山间走出,叮咚、叮咚的驼铃声渐渐远去。只在茶路上留下了一个永久的惊叹号。

      祁县鲁村是另一个至关重要的中转站。祁县的茶商们,在鲁村就地把茶货从骆驼、骡子背上卸下,按发货需要改装大车,再运往口外。王掌柜一行来到鲁村村南,进大门后,他们便看见了鲁村戏台,“人马平安戏”正在台上演绎着,听见了那熟悉的家乡口音,王掌柜长吁一口气,终于回来了。

      路上走了三四个月,现在正是北方最炎热的季节,伙计们在鲁村看戏解乏,王掌柜却没闲着,他来到官道两旁的车马店定车马,接下来到口外的路,便由车马完成。几天之后,他们出鲁村村北,上了万里茶路的车运官道了。村北大门旁是个老爷庙,供奉着关老爷的塑像。庙前有铁制的旗杆,上面的铜铃一刮风就叮叮当当地响起来了。王掌柜在临上官道前,去参拜关老爷,以求保佑一路平安。

      接下来便是口外的贸易了。又一个月的时间,王掌柜赶回了成群成群的牛羊,这一次生意便算完成了。他们休憩一段时间,又开始谋划下次的贩茶之旅。

      祁县和万里茶路

      记者:茶路究竟有多远,主要有哪些线路?

      范维令:万里茶路,用两句话可以概括:“上下二百年,南北数千里。”它从康熙初年开创,到民国初年废弃共计约200多年历史。开创者也是山西祁县人。它起点在福建,终点在恰克图。因为太平天国战争的缘故,茶路的起点转移到两湖。主线就是从湖南水路运往山西,经山西运往口外,卖给蒙古人,甚至远及俄国。另有一条支线,即从河南赊旗镇运往山东,从山东海路运输。

      记者:骆驼是晋商茶路重要的运输力量,茶路消逝后那些骆驼的命运怎么样呢?

      范维令:骆驼本是沙漠上的牲畜,但在那特定的年代和运茶的岁月里,竟奇迹般地在祁县大地繁衍起来。当年祁县茶道附近的村子,大部分有养骆驼的“专业户”,要么不养,要养至少养一槽(每槽12头)。如刘家垴村许庆川,外号“排场人”,又称“骆驼财主”,养有骆驼八百多峰。平川地区养骆驼的也很多,甚至到了五三年合作化入社时,北谷丰村养骆驼户还带着三头骆驼加入了农业合作社。解放后,骆驼也不驮货了,没大用场,洛阳村人曾试着用骆驼在田间耕地,人们围而观之,但终因不灵便而退役。

      记者:《行商遗要》是怎么发现的,它的发现对茶路的研究意味着什么?

      范维令:1994年,祁县渠家大院布展时,由祁县文管所原所长马文明,负责征集收购散落于民间的晋商文物。8月23日,从祁县古城北大街54号王锡祥家,征收了一批文物,其中一件为蓝皮旧书,书皮上未见一字,打开封面,扉页上用毛笔写有“行商遗要”书名及为商之道总论。后被陈展于渠家大院第10展室。2006年调查这本来历时,发现它是王锡祥之父亲王载赓先生珍藏的文物。王载赓曾在祁县长裕川茶庄工作。

      从书里我们看到,从茶山收茶、加工,到水陆路运输,到运往各洋庄、口庄的诸多繁杂工序,每道工序应注意的事项,每样工种需付的费用等都有规定细则。无论哪个商人办茶,只要按照这个规定认真办理就行。作为总号、分号的经济核算来讲,事事都有据可查。它让茶路成为了一个更清晰的存在。

      记者:祁县在万里茶路上处于一个什么样的地位呢?

      范维令:祁县城内有专业茶庄和茶叶兼营茶庄共计约三十家。堪称全国之最。人们说,祁县城的好房子不是茶庄就是票号。茶庄的东家和大掌柜们,就在这古朴典雅的宅院中,谋算、策划、指挥着茶路的运作。祁县人民齐出动,骆驼、骡马齐上阵,历尽千难万险,终于取得了“茶叶之路”的成功。本世纪初至上世纪,祁县只有4个大镇。即来远镇、子洪镇、白圭镇、贾令镇。这4个大镇都在晋商的“茶叶之路”上。是“茶叶之路”促成了这四个大镇的繁荣,也是这四个大镇保障了“茶叶之路”的畅通与供应。祁县人民在“茶叶之路”的发展中,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              ■

黄河新闻网手机版 黄河新闻网官方微信 山西省委社情民意通道
分享到: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