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 >  文化山西
大唐蒲东
编辑:周昱丽     2016-08-03 10:01:15       来源:山西日报

落日赤霞,古寺重楼镶金;风起云涌,大河苍山浩荡。

还得说这条横冲直撞的河。越过九万万座高山,在此温柔地倾听诗的吟唱,把入海的河流愈唱愈远;河岸之上的鹳雀楼历经战火劫难,沉睡在此已过千年,只因一个诗人的宿愿,从泥土的缝隙里、在黄河的涛声中,缓缓地抬起高昂的头。

楼阁庙宇,诗词篇章,以及残垣断壁的城墙,所有的文化标记,都见证着一个时代的繁荣和地域的传奇。

抚今追昔,如果它们还屹立在历史的远方,就有一个共同名字:大唐蒲东。

全部的指证都来自唐朝,包括寺庙里端庄的佛。

遥遥可见,普救寺悬空在蓊蓊郁郁的高原之上。

晨钟肃穆,暮鼓悠扬。

这是崔莺莺的塔。是为一个女子盛开的雪莲花。佛亦有情,不知道那个走远的张生,是否为爱披上了袈裟?

性体常明,心灯不灭;人们匍匐在佛座下,自语着“怨憎会、爱别离”的痴话。

不知道一千年前的黄河,是否还在如今的河道上奔涌?

试问:人的一生,能遇上几次三十年河西、三十年河东?

悠长的岁月漫过头顶,蒲津渡口打捞上来的唐朝“开元铁牛”,成了时光最孤独的铁证。

有时候想,人生如是风浪中探寻归宿的旅程,铁牛就是在此摆渡我们的神灵。

十年,百年,千年,或者更加遥远。一直等到时光锈蚀成斑驳的碎片,亿万斯年的变动,仅仅是我们相见后短暂的刹那之间。

守候,守候。岁月沉积的思念,一年比一年深厚。

不能说话。也不会说话。于是,我潜伏在河水的东岸,沉默着,等你。

鹳雀楼居高临下,会把远方看得清楚。

目睹大唐盛世,挨过五代烽火,熏染两宋的和风细雨,毁于元初的滚滚狼烟,到如今辉煌重建,这座身世沧桑的高楼,想来已洞悉生死的真相——

战火烽烟烧得再烈,也不能焚毁人们心中的精神存在啊。

蔚蓝的天空,飞鸟的翅羽“扑棱棱”掠过。

站在重檐翘角的楼下,不由得思量:这座北周的戍楼,怎会被今人建成仿唐的模样?

楼由心造。看来,是大唐的文明在人的心里开出了绚丽的花朵。

更上一层,极目远望……

青山巍峨,黄河流淌。郁郁苍苍的原野,就像文字生长出绵延不绝的篇章。

鹳雀楼上,王之涣的铜像闪烁着诗的光芒。

那是因为,他写下了华夏民族激情燃烧的歌谣——

白日依山尽,黄河入海流。欲穷千里目,更上一层楼!谢旭国

 

黄河新闻网手机版 黄河新闻网官方微信 山西省委社情民意通道
分享到:
  相关链接
盛茂林:聚焦主责主业、忠诚履职尽责 ( 2016-07-28 )
媒体聚焦:800万毕业生中的未就业群体在做什么 ( 2016-07-29 )
我省遭遇强降雨 各级主流媒体聚焦报道我省消防官兵抗洪抢险救援工作 ( 2016-07-29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