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 >  文化山西 > 民间传说
郭峪的塔与“风水”的秘密
编辑:周昱丽     2016-08-08 16:45:49       来源:山西日报

  沐着夕阳的余晖,还未进村,郭峪村周围的几座高塔剪影已经映入眼际。

  阳城县郭峪村多塔,在晋东南民居聚落中是一个特例。由东南而西北,三座高塔并列;村东北城墙一角有护城墩以防水冲,墩上建有一座七层砖塔;松山之上有文峰塔,河谷下游又建有一座塔,俗名河锥塔。村落上下总共六座塔。如此密集的塔建筑拱卫一个郭峪村,每一座塔被赋予不同功能,或阻来自樊溪河谷的煞气,或镇樊溪水患,或作为振兴文气镇物,或关锁出水口以“藏风聚气”。

  山西民居强调风水,堪舆地理之学至今十分兴盛。如果没有风水相证,所有民居设计几乎无法成立。要知道风水,首先来看一个汉字——“學”。“學”,上面两双手,手授六爻于学子,一个教学场景,这个教学场景朴素得让人感慨万端。爻,乃中国人认识世界的方法论。伏羲画八卦,文王演周易。易,既是变易,也是容易,变易本身是复杂的过程,最后要变到简捷,晓畅,便有了境界。风水只是这一套方法论中一个小小分支,同时深刻地参与和影响着中国人的审美观念。

  塔在中国民居群落风水格局中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正阴阳,调五行,一切都将归结一个玄妙无比的气字。气聚则兴,气散则败。恶气主凶,文气兆吉。天人对应,天人合一。塔,无形中成为一个地方的显著地标,只要看见塔,在外的游子闭着眼也能摸到家门。著名的宝塔如杭州雷峰塔,陕北延安宝塔,云南大理三塔,包括太原城东的双塔皆是。

  风水的各种名目不妨视作换算出来的明码,而风之名义之下,其实还有着更为精妙的意图。观郭峪村形势,地处樊溪河谷最宽处,东西最宽三百五十米,南北长一公里多。樊溪沿村郭东缘流过,隔沸腾则苍龙岭、史山岭,南则东峪岭,西则翺凤岭,北有摩天岭及可乐山支脉。四山环绕,一水过境,而山又都是八百米以下的低山。如果村落周边没有建筑点辍,整个村落将显得平庸无奇,周围的环境与村落之间几乎没有什么过渡,平庸无奇无疑会影响到人的情绪,没有过渡则让人感到沉闷无比。

  这时候,六座或并列,或遥相呼应的塔发挥了作用,每一座塔使得村落和山脉之间空间感骤然增强,过渡有了节奏,四周的山和城墙边缘流过的水顿时成为村落有机的组成部分,人的心情也随之豁然开朗。未入村,先见了大山背景下的塔,哪个不近乡心怯?凭栏远眺,杂花生树,花弄塔影,塔后面是绿意丛生的山峦,哪个又没有诗情画意涌上心间?

  风水师将这里当作入村的村口,恰处于吉方“巽”位。村口显得格外隆重,许多庙宇都集中在这里。与之相呼应,在西边风水尽处,又有一座华北地区最大的汤帝庙将风水接住,里面供奉关公、土地诸神,村落因此有了精神的统驭。

  至于主屋次屋的高低错落,严格遵循伦理纲常,左宗右穆,纹丝不乱。奠基、起屋、架梁大有讲究,一屋房室最终形成,是一个略显漫长的过程,就像人的一生,被各种各样小周期和大周期的仪式贯穿起来。主房东侧突兀地突起一座“望楼”,并无实用功能,为的是挡住北来的煞气,里面则供奉着一尊神仙。不经意之间,院落和街苍的空间感大为改观。

  排水系统由屋面到院落,雨水被视为财富,肥水不流外人田,从房屋落下,最后要汇集到大门一侧流出;院内则设花台,墙角开糟养鱼,也是在补益风水的名义下,情趣盎情,一派天真。全套的风水观念都由一个小小的罗盘全部收纳,沿着等高线,将村庄进行一次一次整体规划,街道,公共活动场和庙宇等公共设施,均在罗盘来回摆动的指针指引下,合着天干地支找到自己应在的位置。齐整中有错落,隐蔽中又有敞开,曲折处讲求畅达,回转的地方将有一个惊喜包藏在里面,每一座院落何处吉,何处凶,何处聚气,连同房屋与阳光之间的关系莫不纳入风水考虑之内。村落开始有了节奏,有了韵律。再靠近,整个村落就这样被放置在一种难以言传的意境中。

  在风水名义下,源自上古时期天人对应、天人合一的观念顺畅地进入寻常巷陌。

  作者简介:鲁顺民,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山西省作家协会主席团委员,一级作家,《山西文学》主编。著有《380毫米降水线》、《送84位烈士回家》、《王家岭的诉说》(与人合著)等著作近百万字,曾获赵树理文学奖。

黄河新闻网手机版 黄河新闻网官方微信 山西省委社情民意通道
分享到:
  相关链接
[聚焦G20峰会]G20峰会,杭州准备好了 ( 2016-08-04 )
聚焦河南商丘环保事件:治污不是风暴 需久久为功 ( 2016-08-05 )
美国中国总商会芝加哥分会年会聚焦中美双向投资 ( 2016-08-05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