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文化论丛
绿色的苍儿会
编辑:周昱丽    2016-08-31 17:55:57    来源:山西日报

一个邀约电话,就把我唤离了十丈红尘。走起!奔赴文水县的苍儿会,探访一个绿色王朝。

在看到苍儿会之前,我一直觉得地球是古老的,它已经存在了几十亿年。在很多地方,它确实呈现出步履蹒跚的老态;在很多时候,确实听得见它令人揪心的艰难喘息。

但是,走进苍儿会,我欣然发现:在这里,在苍儿会,我们的地球母亲青春美貌!

那森林是它浓密的长发,那山岗是它侧卧的身躯,那线条浑圆的坡谷是它年轻的乳房,而苍儿会那滴水般的翠色直铺天边,就是它美丽的裙裾。那是以最优良的丝绸裁成的华服啊,再以微温的阳光轻熨。年轻美丽的母亲在这里张开了怀抱,于是我忽然幻化为几十年前的赤子,沉浸于单纯的幸福中。染料一般深绿的草、毛毯一般浓密的草、眼睫毛一般使人痒痒的草、香气馥郁使人瞌睡的草……这是什么样的草呵。我一会儿意识迷离地在阳光下垂头打盹,一会儿欣喜而狂乱地在草海里翻滚;我伸出双手向天,天空高远,阳光五彩缤纷。我仿佛什么都可以抓到,而最后仍然两手空空。我忽然惊醒了:绿即是色,色即是绿。

苍儿会,这是你给我的点化吗?你柔密的深草温情地缠我的双足,我的思想宁愿溺于草海继续做你的赤子。苍儿会,请为我驱散绿色以外的纠结与潮湿,让我获得自由而灵动的飞翔。

美丽奇幻的夜晚,月光、星光陆续点亮,我的愉悦没有停息。那些草,居然一直拥到落地窗外来守候我!落进绵白的大被之中,鼻端仍然缭绕着奇异的草香,于是,身下仿佛还是那无边无际的绿地,灵魂却于深酣的梦中冉冉升起,变成我日间曾经看到的那只白鸟:尖喙上点缀着鹅黄,脚爪上晕染着深红,在清透的蓝色大气中,骄傲地飞……

也许你会说,苍儿会“在绿地和新鲜氧气中的美好生活”或许真的有点贵。那么,现在是黎明,苍儿会醒来了,我也醒来了,我带你去周边看看,让我们穿着干净的平底鞋子一直走一直走,走穿这昂贵的绿地,隐入原始森林的秘境中。

林间幽暗,初时看不到河,但是,顺着细瘦的土路走,一直可以听到汩汩的水响。引得人非得离开路,走进那片幽深里去。

迎面而来的,这都是些什么样的植物呢,有多少种、多少棵,无从计数;高的、矮的、阔叶的、针叶的、灌木丛的、野草类的……水边的野花有黄的、蓝的、雪青的、浅粉的……没错,就是它们把河遮住了。其实这河水流挺急,如同一个性格急躁的姑娘在匆匆赶路。有些栖息于树丛中的鸟儿被我们惊走了,它们带着不同嗓音的鸣叫盘旋上升,那只黄喙红爪的白鸟也在其中。我多情而长久的目送,只换得鸟类傲慢的一瞥。

河边散落些好看的石头,是河流从山里给人们带出来的礼物,有那么几块,被我和朋友们欣喜地收藏了。就着湍急的河水一冲,河水继续把泥土带走,石头显出了它的美色。我举着它寻找阳光透过树叶间隙的光斑,居然发现它有着很好的通透度!拥有它的心情,跟新疆淘宝者捡到和田籽玉的心情,完全是一样的。

继续往前走,眼睛已经适应了林间的幽暗,初升的太阳也给了些光线,景物越发鲜活起来。一片林间空地似乎比外面的球场颜色更深,呈现墨绿色,偏偏有两株碗口粗的白桦树倒下了,如同白龙栖于碧草之上,营造出一种舞台布景一样的戏剧效果,引发了人们的好奇和追问。

生命在这里不是完美的,这种天然态正是我喜欢的要点。没有一棵树与另一棵树相同,它们是些个别的、没有经过人类修剪的自由魂灵。一些温热的石头半埋在土里已然多年,它们并不刻意等人来坐,却不经意间摆放成了聚谈的模样。那么,还有什么是苍儿会的山谷不能包容的呢?它允许树叶随意落下,允许树干斜指长天,允许石螺一家背着自己的房子随意行走,在绿苔上留下一道道白色的印迹,允许牛在岸边吃草喝水,它行走树草之间,看去仿佛一只巨大的移动的花篮……种种灵光在无忧的时空闪烁,苍儿会的山谷秘境正如波特莱尔的告白:“没有节奏和韵律而有音乐性,相当灵活,相当坚硬,足以适应灵魂的充满激情的运动、梦幻的起伏和良知的惊厥。”是的,它比诗歌更真实、比散文更空灵,它就是一首散文诗。

歌声在心中渐渐升起。再往前走,山谷的尽头,就是那棵四人合抱的老树和它所庇佑的方言中的村庄。孔瑞平

 


  • 黄河新闻网手机版

  • 黄河新闻网官方微信

  • 山西省委社情民意通道
  相关链接

手机黄河新闻网 我要啦免费统计
www.sxgov.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