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文化论丛
天凉好个秋
编辑:周昱丽    2016-09-02 09:20:49    来源:三晋都市报

早已融入城市生活的我们,对秋的来临,总是显得有点茫然,反应也稍显迟钝。或许是某一天清晨出门,一身短打扮让胳膊腿感觉到了一丝丝凉意;或许是某一天行走于街巷,一片树叶轻轻地飘落于你的脚前;或许是某一天不经意间抬头,猛然发现天更高了,也更蓝了……这时,你也许会惊觉:秋,真的来了。而在记忆中,乡村的秋天,远比今天更让人期待,印象也远比今天更清晰。

当秋的脚步一天天临近时,最先发生变化的,是广袤的田野:玉茭穗开始由绿变黄,由黄变红,由红变褐……黄豆的叶子开始泛黄,而豆荚的肚子一天天鼓了起来;高粱的顶端,小伞伞已经张开,绿绿的小颗粒,珍珠般吊在穗枝上,一天天膨大,一天天变红……草丛中,叫喳喳(蝈蝈)仿佛也感受到了秋的凉爽,叫声更加嘹亮;树枝高处,蝉儿“无忧!无忧!无——忧……”的长鸣,则带着些许凄凉……而最先感知秋的到来的,除了农人外,恐怕就数孩子们了。他们尚未从夏日的疯玩中缓过神来,仿佛就嗅到了秋的味道,一颗颗期待的心早早就在胸膛中躁动起来。

也许有一天,父亲下地回来,篓头中就会出现几穗嫩玉茭。母亲将玉茭外层的老皮剥去,只剩下最里面一层如蝉翼般半透明的皮,放进锅里,加水添柴。我们眼巴巴地等着,待浓浓的玉米香在小院中弥漫开来,未等母亲端锅,便迫不及待地从滚烫的水中捞一穗出来。由于太烫,需用手不停地倒腾,或干脆让母亲掰成两节,用一根竹筷扎入玉茭芯里,手持筷子边吹着凉气边啃。当甜甜的玉米随着一股热气吞下肚里,浑身立时便愉悦起来。

又一天,父亲的篓头中保不准又多了一个老南瓜。老南瓜、嫩玉茭一锅煮,空气中的香甜味就更让人陶醉了。一穗玉茭、两块南瓜下肚,晚饭母亲再叫也没胃口了。

过一段日子,父亲篓头中的玉茭叶子已开始发黄,剥开来,玉茭粒硬硬的,快掐不动了。母亲便说:“剥了碾钱钱吃吧!”我们帮母亲将玉茭粒从棒子上抠下来,用小簸箕端上,到街门外的碾子上将玉茭粒碾扁了。晚上,母亲会切一些豆角丁或茄子丁,煮一锅香气四溢的钱钱饭。如果再切上一碟绿辣椒老咸菜,待一碗玉茭粒钱钱饭狼吞虎咽下肚,绝对已是大汗淋漓。

尝甜甜是孩子们秋天最着迷的事了。提把小镰刀,钻入玉茭地里,仔细搜索着,一眼瞅见一棵叶片红红的、没有结穗的玉茭秆,那兴奋之情真不亚于哥伦布发现新大陆。割下来,切成一节一节,剥去表皮,喃一口,那股玉茭秆特有的甜味,沁入五脏六腑,至今回味起来,仍口角生津……

只一株普通的玉茭,已让我们尝足了秋的甘美,秋的丰硕,秋的欢乐,而秋天奉献给人们的,又岂止是一个玉茭。如今的孩子们,琳琅满目的水果和五彩缤纷的小食品已唤不醒他们麻木的味觉,秋天的到来,他们能感觉得到吗?秋天带来的欣喜,他们能体会得到吗?

呵,天凉好个秋!郝妙海

 


  • 黄河新闻网手机版

  • 黄河新闻网官方微信

  • 山西省委社情民意通道
  相关链接

手机黄河新闻网 我要啦免费统计
www.sxgov.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