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图说山西
贤达家风沿袭千年
编辑:周昱丽    2016-09-12 10:17:54    来源:山西晚报

两千余年来,裴柏村都是裴氏族人的祖地,自秦汉以来,历六朝而兴,至隋唐盛极,裴氏族人繁衍生息,代有英贤,从未离开这里。至今,裴柏村的一些习俗依然延续着秦汉之风。建立在儒家文化“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基础上的裴氏家风代代相传,在家族内部形成了一种浓厚的文化氛围和鲜明的道德约束力,成为一种代代相传的接力棒。不仅良好地促进了裴氏家族的健康发展,也成为当地的人文精神的内核。

壹 出生之礼彰显耕读传家

“悬弧挂帨”“弄璋弄瓦”。这两个成语已经鲜少出现在我们的生活中了。

知道“弄璋之喜”“弄瓦之喜”含义的人,可能比了解“悬弧挂帨”的人更多一些。其实,这两个成语说的都是一个新生命的诞生。若生了男孩,那就要“悬弧”“弄璋”,若是生了女孩儿,自然就是“挂帨”“弄瓦”,这是一种非常古老的礼俗。《礼记·内则》载:“子生,男子设弧于门左;女子设帨于门右。”可见,秦汉之前已有此俗。裴氏78代后人裴建民是河东闻喜裴氏研究会副会长,解释裴柏村的这一习俗是先秦时的旧制,男子出生要悬弧,也就是要挂弓箭,代表男子的尚武之风,裴氏家训中就有“崇文尚武”的祖训,裴氏家族将这一习俗一直保留至今。

裴柏村人把这一习俗唤作“挂旗”,村里每有新生命降临,挂旗之俗必不可少。由姥姥家人出面,在大门口门楼上高高挑起喜庆的红条幅,“耕读传家”“崇文尚武”“济世栋梁”“建国英才”“自强不息”……都是寄予厚望的字眼。除了这些期许的话,姥姥家还要将毛笔、砚台一并奉送,钉上门楼,裴氏“重教务学”的家风便从孩子一出生的礼仪上开始传承。过去裴柏村人不仅“悬弧挂帨”,还会在大门两边栽上竹子,预示孩子长大后要有气节。如今,自然条件不适合种竹,裴柏村人便用竹竿挑起红条幅,一样遵循祖训,表达对子女德行操守的重视。

贰 裴氏后裔皆以不读书为耻

“裴柏村村民和裴氏后裔以不读书为耻。”崇文尚武是裴氏家风,“人不读书,马牛襟裾”这是裴氏家风中的一句话。改革开放以后,不足千人的裴柏村每年都有学子从这里考进全国各类高校。谈及至此,裴建民坦言自己心中有坎。

裴柏村的裴晋公祠是裴氏族人的祠堂,也是裴氏文化展览馆,在这里初遇裴建民,作为裴氏文化研究会副会长的他从裴氏起源一直讲到近代裴氏家族,每个光耀历史的人物,每位人物的历史背景及其史料记载,他都脱口而出,那些记录了裴氏文化的诗文、石刻他也皆烂熟于胸,这些年来也受邀四处讲解裴家历史,讲述裴家家风,帮着各地裴氏族人重续家谱……在裴氏文化研究上称得上是重量级人物。

裴建民说,自己当年的数学课本基本是崭新的,英语水平也很差,他只对文史感兴趣,从19岁那年便经常逗留在裴氏祠堂里研究裴氏文化。

裴柏村人家家都以孩子读书有出息为荣。“小小读书不用心,不知书里有黄金。早知书里有黄金,夜点明灯下苦心。”裴建民说,这是自己小时候奶奶时时在耳边给自己念叨的一首童谣。

2000多年来,正史中为裴氏族人立传者有600多人,一脉相承的裴氏在政治、经济、军事、文化、外交、历史、艺术、科学、医学、书画、天文、哲学、宗教等各个领域皆有成就。要了解这些先祖前贤的事迹,裴建民阅读了大量书籍,做了深入探究。其掌握的文史知识早已超过了科班学生。裴建民说,自己一介农民,在研究裴氏文化中收获了很多,不仅读了很多书,还结交了很多有知识有文化的人,视野也开阔了,学到很多东西。每每在祠堂里面对那些裴氏先祖们,还是感觉“压力山大”。

叁 裴柏村人把上学称为“去书房”

在裴柏村,最好的建筑就是学校,那是几年前投资120万元建造的,其中裴柏村村民自愿捐助了近14万元。裴柏村小学在建设中,曾有三年时间没有筑起围墙,这三年内,这所小学的教室没有一块玻璃破碎过,孩子们即使放假也从不会去学校瞎折腾。在裴柏村,学校有一个独特的代名词——“书房”。村里人督促孩子去上学时,不说“去学校”,而是说“去书房”。也许在裴柏村人心里,学校就是自家的书房,那是跟祖宗祠堂一样要尊重的地方。这所学校的校长也坦言,裴柏村小学的老师们都很省心,孩子们都很懂礼数,极少有调皮捣蛋的。

裴建民说,上世纪八十年代初期,社会上有一些不读书的小年轻打架斗殴,其中没有一个是裴柏村人。在裴氏家戒中有“毋酗酒好斗”“毋入帮派”之言,裴氏要求族人“吾家子孙,力戒酗酒。忍小忿,成大谋,行大勇。切勿亲近恶少败类、寻仇斗狠。”

裴氏后人,已故著名写作学理论家、南京大学新闻学科创始人裴显生曾经说裴氏族人要做到“六个有”:心中有爱,肩上有担,胸中有墨,腹中有智,手上有艺,目中有人。其实,无论是裴氏还是张王李赵,能够做到这“六有”,必定是一个自立自强、知书达理、善良友爱的人。

好的家风不仅会引导一个家族朝着好的地方、健康的方向发展,也会影响其所居住的环境。裴氏后人皆以家规家戒为警醒,恪尽职守不辱家风,这让裴柏村的村风村貌自古以来就是敦厚温和的,十里八乡有口皆碑。

肆 娶妻聘女一定会打听家风

如今的裴柏村裴姓人口占全村总人口的四分之一左右,居大多数。另外,村中冯杨两姓的人口数量仅次于裴姓,这两姓历史上大多与裴姓有姻亲关系。

婚姻是家族延续的起点,过去在通婚姻时,非常重视男女双方的家风,俗称“查门头”“打问门风”,是男女双方缔结家庭前重要的一项内容,决定着这门亲事能否成功。过去人说的门风与对方家庭是否有房有车有存款并无关系,而是重在家教。

裴建民告诉记者,在农村结婚打听门风还是很重视的。四邻八乡如果有姑娘嫁到裴家,有人打问门风时,乡人们皆会说,“人家那是老门老户”。好的门风是一份荣耀,这让裴家人娶妻嫁女时顺当很多。

以前通婚两家要互通家谱,家谱在最初修订时便有“明世系,辨昭穆,通婚姻”的功能,裴氏族人在与外姓人通婚时还保持着这种习俗。特别讲究老门老户,看重家风、门风,当年自己娶媳妇时,自己的爷爷就曾对妻子的家风和门风非常满意。如今,与妻子已走过近二十年婚姻生活的裴建民坦言,妻子甚为明理,待人接物很懂礼数,亲戚邻里之间皆和睦友爱,各种关系处理得非常好。裴建民说,这些年社会上离婚率一路走高,而裴氏族人在家风熏染下,家戒约束下,离婚率很低,家庭大都和睦幸福。“好的门风是几代人积累的。”人品贵重者往往来自好的家庭教育。家风好的人,他的举手投足,待人接物的细节方面都有体现,这与他掌握了多少文化知识,考取了多高的学位并无多大关系。

家风的形成,无关家庭贫富,亦无关父母文化程度,所关涉的是父母的德行素养。家风的形成,更多靠的是长辈与子孙的实践行动,而不是背诵“家训”。裴建民说,“礼教,就是一种道德约束。礼,重在行。”

一个家族的家风、门风往往影响着一方水土的人文气质。裴氏家族“以学行自饬,谨守其门风”,为几千年来裴氏后裔们的立家之本。“家风是一个家庭的精神内核,也是一个社会的价值缩影。好的家风自然就会聚成文明的村风。 记者 李雅丽

 


  • 黄河新闻网手机版

  • 黄河新闻网官方微信

  • 山西省委社情民意通道
  相关链接

手机黄河新闻网 我要啦免费统计
www.sxgov.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