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文化论丛
这些老红军走过长征路
编辑:周昱丽    2016-10-17 10:50:47    来源:山西晚报

上世纪60年代的老红军档案

老红军的生活优待证

1934年10月到1936年10月,一支部队艰难挺进在中国的西南边陲,完成了两万五千里长征,最终成长为抗日爱国的铁流,成长为一支保家卫国的强军。

在穿梭而过的日月中,80年对于历史只是一个转瞬回眸,可是对于人而言,已是几代人的斗转星移。

想要了解那段艰苦的岁月,想要明白曾经是什么样的命运让他们成为一名红军战士?是怎样的精神力量支撑他们走完了长征路?经历过战争岁月迎来和平年代,这些老红军战士们的生活又是怎样呢?显然80年后的今天,已经很难能找到当年的亲历者为我们讲述这些了,唯一能让我们对历史有些了解的,就是那些静静躺在档案馆里的案卷。于是,我们走访了太原市档案馆,查阅了上世纪60年代太原市民政局的一些档案。

太原市档案馆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调阅出的8卷档案主要是太原市民政局优抚科上世纪60年代整理的《太原市有关单位填报的关于在职老红军登记表》,这只是档案馆中存放的部分老红军的历史档案,是上世纪60年代初期根据国家有关政策对老红军情况进行普查登记时的原始资料。档案中涉及了太原市部分机关部门及企事业单位以及县区的民政部门等。

1 跟小伙伴一起偷偷离家寻找红军

翻开那些档案册,或是毛边纸,或是水粉纸,或者只是某一本笔记本上撕下的几页纸上密密麻麻地记录着这些老红军们的革命经历,也看出了当年对这些老红军进行普查时国家经济尚处于异常薄弱时期。

粗阅这些档案的简历,几乎每一个老红军都是苦出身。档案毕竟只是简历,对于参加红军的历史也只是一个数字的记录,标明每一个人的入伍时间,很难能得知他们因何入伍。翻阅中我们终于发现了一份对自己入伍时间进行说明的档案,文字写在一份表格纸张的背面,比32K纸略宽一些。写这份说明的是一位姓李的老红军。“我参加红军不是在家乡(野马川),而是在毕节(大约距离野马川100里左右)。情况是:当时红军还没到野马川,但风声很大,说明天就到,红军对穷人好等等,我便和一个叫刘老三的小鬼从家里偷跑(当时母亲的愿望让我们走)去迎接红军,走了半天多到七星关还没看到,再往前走遇上了来七星关(属毕节管)警戒的红军,大约一个团,我们便参加了。(参加的人很多),过了一天,红军把我们送到毕节编队,在毕节住了好多天后,就到猪场、鸡场一带转了一圈后,向西继续长征,后来曾又路过野马川,(当时我曾怕被母亲看见不准走,很快走过)一直走了。”

毕节市是贵州省的一个市,当年李老便在毕节的野马川镇,当年红军对穷人好的消息让他和小伙伴一起偷偷离家出走,加入了红军,而且生怕母亲舍不得自己跟着队伍继续长征,路过家门时也不敢回头。

另一位1912年出生于陕西省长安市(现西安市)的姓邓的老红军,1927年2月在陕西参加冯玉祥部队。1931年10月在江西参加红军第五军团,4年中他从一名普通战士成长为一名排长。

长征路上,有些人是红军经过时加入了这支队伍,有些人是在从军路上最终选择了一条正确的道路,还有些人更早接触到了共产党的救国思想,一路追随党的脚步。

在一尺多高的档案资料中,我们找到了一份非常珍贵的山西籍老红军的档案,从中看到了他的参军经历。

档案显示,这位老红军姓冀,是山西榆次市人,1906年他只有6岁便成了一名孤儿,被姐夫带到了北京生活。后不知家庭发生怎样的变故,1914年他被送去了天津孤儿院。当他25岁时得到了一份在北京大学当校工的工作。1925年正值北伐前夕,五四运动之后的北京大学里各种思潮涌动,他在北大接受了共产党的思想,并成为一名地下工作者,在张家口和北京两地宣传党的思想。1931年为了躲避反动派抓捕,回到了榆次。1932年他在湖南石门县加入了晋军19军。1933年19军南下剿共时,他随所在部队参与了起义,然后到江西参加了红军第一方面军,在115师政治部当了一名电话员。1934年,他跟随队伍从井冈山赶到了四川,从四川通南坝开始了长征。

2 树叶、牛皮都是长征路上的果腹之物

“1931年参加红军,1932年入党,经过四川、西康、西藏、甘肃、宁夏等省……”在查阅的档案中,作为简历,所能看到的往往只有这么片言只语,寥寥十几个字或是数十个字便把长征之路交待过去了,都难以让你展开想象的空间。

从厚厚一摞档案中,终于找到了一段粗略讲述自己长征路上情况的文字。这是一位生活在太原市阳曲县的四川籍老红军的回忆,他姓王,原籍四川安岳县。在他6岁时,便父母双亡,13岁时由姨父收养,20岁时进入国民党21军陆军卫生学校学习医护工作。1934年1月在四川万源县他自动参加红四方面军卫生部担任护士工作。1935年10月在甘肃省天水与胡宗南部作战中头部和左大腿负伤,1936年伤好出院回老部队做了医生,1937年调18集团军卫生学校学习,1938年春季到延安总部卫生部任司药工作。

这位老红军对长征路简要写道:“1934年1月,红军由贵州、云南进入四川,当时是红四方面军徐向前任总指挥,陈昌浩任政委。我参加红军是在四川万源县,从万源县随军前进,路经彭山县、万安县、松潘县进入草地,当时生活吃青稞炒面,每人每天二三两,还吃杨叶、柳叶、榆叶。到巴中茶坝、上茶坝,喇嘛寺,当时生活吃牛羊肉、酥油,在前进到夹金山(大雪山)森林里宿营,路经西藏边境,到十沙河,生活更艰苦,每天树叶、野菜、牛皮、皮带。再前进到甘肃境内,经通渭县,到天水与胡宗南军队作战头部和左大腿负伤,到军医院治疗,住三四个月,伤好后到陕西三原县云阳卫生学校学习五六个月,因为头疼不能继续学习,后调延安总部卫生部,一半工作一半休养,后调18集团军120师358旅后方医院工作。”这短短的文字并没有做出任何的描写,但是“夹金山(大雪山)、每人每天二三两青稞炒面、树皮、皮带……”这些词已经足以让你与众多长征路上的故事进行连接,想象冰天雪地中的艰难跋涉。红四方面军的长征,从1935年3月强渡嘉陵江西进开始,到1936年10月与红一方面军会宁会师结束,历时1年零7个月,途经4省,行程1万余里。其间经历了强渡嘉陵江、夺取剑门关、奇袭千佛山、绥崇丹懋战役、天芦名雅邛大战役等战役,在人迹罕至的雪山草地、辗转长达一年之久,数万将士血洒西北疆域……

3 太原市档案馆留存记录的转业老红军几乎都持有伤残证明

在进入和平年代后,很多老红军战士或是转业回地方,或是被安置于企事业单位,或是干脆回到农村务农,他们从不曾把战争中的付出拿出来当做一种资本炫耀。

上世纪六十年代,在对老红军状况进行普查时,清徐县辖区内只有一位当年从太谷县转来的老红军,这位1933年2月入伍的老红军,参加第一方面军143团担架连战士至1948年在医院卫生部担任理发员、生产员、事务长。1949年7月在山西军区招待所休息。1954年在华北军区编外人员事务管理部批准退休,介绍到太谷居住。退休后因其爱人为清徐县人,因此申请到清徐县安置。

籍贯为我省榆次市的一位姓冀的老红军,自1927年就在北大及张家口从事散发传单等宣传工作。后随部队一路长征到了陕北,1936年东渡黄河时在山西汾阳受伤后返回了延安。1938年到了河北平山林寿县晋察冀边区抗大二分校一团担任了供给处代主任。1943年冬得了气管炎在白求恩医院养病一年后到了抗大招待所。1946年组织上送他去延安时,他不去。跟一百多位老残病员在榆林耕地,后又从事采煤工作。1947年安排去河北林寿安家,他也没去。故土难忘,直到1949年,他选择回到榆次。1957年又转到太原市居住,成了一名普通市民。

同样是在阳曲县对老红军调查走访的档案中,我们看到这样一段话:“他自从被安排在阳曲县后从未找过政府,靠自己当医生给附近群众治病维生。”这里说到的老红军是一位当年从四川入伍,跟着红军走过两万五千里长征,打过抗日战争后,被安置于我省阳曲县的一位老红军。从这短短一句话中,不难知道,这位老红军从不曾跟政府部门谈及曾经的从军经历,更不曾提过任何要求。记者手中的那些档案中记录的老红军几乎都持有伤残证明,这是战争留给他们的一份永不磨灭的记忆,也是他们忠于信仰的印证。

也许在这些老红军看来,国家经历了二三十年的战乱,能够活下来便是最大的胜利,他们无怨无悔。记者 李雅丽

 


  • 黄河新闻网手机版

  • 黄河新闻网官方微信

  • 山西省委社情民意通道
  相关链接

手机黄河新闻网 我要啦免费统计
www.sxgov.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