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名家名作       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351-4045451
“推土机手”的梦想
编辑:刘亚男    2017-03-12 17:50:31    来源:山西晚报

那时,路基上也有一些推土机、轧道车等工程机械。我们把土费力地运到路基上,推土机轻轻一推,就把土堆推平了。轧道车紧随其后,把土轧实。我们在一旁看着,心里羡慕死了。看人家动一动操作杆,就把好大的一个土堆摆平了,而我们却要费一上午时间才能把这堆土运到路基上。羡慕之余,我萌生了拍一张开推土机的照片。那时,照相机不普及,只有个别人家才有这奢侈的物件。恰好战友吴拴柱把家里的一架老式120相机带到了峨口。于是,我和他商量,拍一张开推土机的照片。

这是我40多年前拍的一张开推土机的老照片。推土机驾驶室里边手握操作杆的是我,外边手握操作杆的是战友吴拴柱。看我们那聚精会神的劲儿,好像是在工作。其实,我们并不是推土机手。

1970年5月,我离开太原到代县峨口铁矿矿建民工团,参加了人生的第一份工作,那年我18岁。

峨口铁矿是太钢的一座大型铁矿,上世纪70年代初重建,我们这些刚从学校毕业的太钢职工子弟,被分配到峨口马鬃山下,开始了艰苦的矿山建设。

刚到矿山的时候,我们的生活很艰苦,住在四处漏风的水泥库里,吃的是高粱面、钢丝面、玉米面窝窝,仅有25%细粮,但我们却以苦为乐。

我们的工作主要是修筑矿山到代县枣林镇的铁路路基。那时筑路基全靠原始的人拉肩挑。有拉小平车的,小平车装满土,一人驾辕,两人在后面推车,一鼓作气推到七八米高的路基上;有肩挑的,两人肩挑一筐土,从坡底抬到路基上。刚开始我们不适应这么强的体力劳动,有好几个拉车的男生脚底一滑,平车一斜,一平车土连人带车滚下路基。可他们却乐呵呵地爬起来,拉上平车又干起来。抬筐的大都是女生,这些姑娘可受不了这般苦,抬了一会儿,肩膀就被压得火辣辣地疼,汗水和着泪水不住地往下流。

那时,路基上也有一些推土机、轧道车等工程机械。我们把土费力地运到路基上,推土机轻轻一推就把土堆推平了。轧道车紧随其后,把土轧实。我们在一旁看着,心里羡慕死了。看人家动一动操作杆,就把好大的一个土堆摆平了,而我们却要费一上午时间才能把这堆土运到路基上。羡慕之余,我萌生了拍一张开推土机的照片。那时,照相机不普及,只有个别人家才有这奢侈的物件。恰好战友吴拴柱把家里的一架老式120相机带到了峨口。于是,我和他商量,拍一张开推土机的照片。

第二天,他把相机带到工地。休息之余,我们走到推土机旁,对司机师傅说,想拍一张照片作为留念。司机师傅点头应允,让我们在驾驶室里坐定,师傅手拿相机,给我们拍下这张珍贵的照片。

两年后,我们陆续从铁矿招进太钢,一个个都成了太钢的正式职工。可我们并没有如愿开上推土机,在各自的工作岗位上辛勤地干着,但推土机手的梦想却一直萦绕在我的心头。

如今,看到这张老照片,不免心生感慨。


  • 黄河新闻网手机版

  • 黄河新闻网官方微信

  • 山西省委社情民意通道
  相关链接

手机黄河新闻网 我要啦免费统计
www.sxgov.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