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文化论丛       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351-4045451
老照片和日记再现半个世纪前的那场演出
编辑:周昱丽    2017-06-12 16:52:55    来源:山西晚报

上台后,幕布一拉开,明亮的灯光下,一片红光绿波,观众眼睛为之一亮,立时爆发出掌声和欢呼声。舞跳得很成功,博得一阵喝彩,谢幕了,掌声还久久不息,似乎在说:“再来一次!”

这是我在太原六中(现进山中学)上高中时,我们班为迎接“七一”而演出的“让客舞”纪念照。半个世纪后,当我们再聚会时,其中的领舞者辛培基(后排右二)把它贴在母校的海报上,观赏者无不啧啧称赞:好个帅哥靓女!端详着那恍如昨日的青春靓影,再回顾周围的老头老妪,大家禁不住感慨万千,浮想联翩。“当年那条件,怎么会有现场照片呢?”有人很困惑。辛培基说,是过了些时候6个人专门去照相馆补拍的。其实,除了当事人,许多人都记不得那场演出了。我问,有谁还记得那场演出背后的故事吗?无人能回答,即便是照片上的“舞者”也摇头。我说,看我的,就把下面的日记给大家念了一遍,正是描写那场演出的,众人一片惊叹:太珍贵了!

《“七一”文艺演出》

1963年6月30日 星期日

为纪念“七一”,我们班准备了两个少数民族舞蹈,一个是《牧人舞》,由郭太喜等4个大男生跳;一个是 《让客舞》,以辛培基等6人为主,加上陪伴的群众演员有二十多人。两个节目已准备了好长时间,下午排练了两次,大有进步,今晚就要上演。晚饭后,大家集中到我所在的《红星报》编辑部化妆、试服装。借来许多服装,众人挑得眼花缭乱,从五点一直到九点,点着蜡烛化妆。我和贾鸿魁被安排拉二胡,其实我原本不想参加,因为二胡我只会两下,上不了台面。但文艺委员王剑英说,没事,你们只做个样子,另有专门伴奏的。既是聋子的耳朵——摆样子,我也就答应了。我上身穿女式红色连襟褂子,下身穿绿裤子,上唇描上一缕大胡子翘着,还戴上瓜皮帽,觉得很是滑稽可笑。

上台后,幕布一拉开,明亮的灯光下,一片红光绿波,观众眼睛为之一亮,立时爆发出掌声和欢呼声。舞跳得很成功,特别是辛培基那一段独舞,博得一阵喝彩,谢幕了,掌声还久久不息,似乎在说:“再来一次!”可惜,我们的《牧人舞》因故未能演出,不然也将是一个很好的节目。

多亏我这编辑部,给大家提供了这么个小据点。晚会后,同学们聚到这儿来,挤了个水泄不通。到处堆满了化妆衣物,大家一边七手八脚地整理着,一边嬉笑着,为节目的成功而欢乐。我想:多好的同学!为了给班集体争光,团结向上,文艺委员王剑英下的辛苦最大,要不是他抓得紧,这节目肯定搞不成。他——19岁的汉子为此到处求爷爷告奶奶,掉过好几次眼泪呀!

已是午夜时分,人们都走了,我把门窗关好,久久不能入睡,索性爬起来写日记。

那次聚会,除了这张演出照,还有全班的毕业照和团员照,抚摸着那些发黄的老照片,一帮已入古稀之年的老学子,仿佛又回到了当年。大家说,十年以后,我们再相会!乔庆淼


  • 黄河新闻网手机版

  • 黄河新闻网官方微信

  • 山西省委社情民意通道
  相关链接

手机黄河新闻网 我要啦免费统计
www.sxgov.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