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文化山西聚焦       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351-4045451
品读古蒲州的乡愁
编辑:秦彦龙    2018-01-17 11:08:46    来源:山西日报
原标题:品读古蒲州的乡愁

  永济古称蒲坂,传为舜都,西偎黄河,南倚中条,扼蒲津关口,当秦晋要道,自南北朝置蒲州迄今已1500多年历史,唐时两建中都,蒲州成为六大雄城。永济人文荟萃,唐多文士,宋多画家,明多官员,清多艺人,境内的黄河、条山等自然景观和唐开元铁牛、鹳雀楼、普救寺等人文建筑,无不承载了独具韵味的古蒲州的乡愁。

  长河落日

  黄河冲出龙门,流入一片广袤的土地,这就是晋陕峡谷之南的晋南盆地与陕西关中平原之间的一个台塬河谷地带。在北起龙门到风陵渡100多公里的长度上,东西的宽度以黄河之水的张力而定,侵蚀了亿万年之后,宽度达到几十甚至上百华里。在这片土地上,华夏文明得到了最早的萌芽。永济这一段,两岸并无高塬,河流在平整的黄土上恣意流淌冲刷。正是由于其视野所及并无障碍,且河面极广,得以有黄河落日之景。此地正是“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古谚语诞生地,意味着苍海桑田、世事变迁。大自然用一种极其舒缓的方式向人们讲述着“风水轮流转”的辩证法,好的时候莫忘了不好的时候;而不好的时候,也不意味着永远会这样。可见哲学的辩证思维并不是人们的臆想,而是大自然的告诫。

  在河面与河滩的平面上,落日红彤彤地悬挂在天边,河面是如此静怡、安宁,像极了母亲的慈祥。在奔流不息、浮躁不安的尘世上,依偎在母亲河的身边,我们仿佛能够体味到亿万年前人类初祖似乎正是在这样的时刻,寻到的那种文明萌芽的悸动。

  此刻,河水是安静的,它只是在依依不舍舒缓地流动着,昭示着活力与生命;土地是安静的,而在大地深处蕴含着生命的奔腾;天空是安静的,偶有几只飞鸟掠过,却更衬托了它的幽远;落日是安静的,它从早晨的喷薄而出,到如日中天的付出,此时似乎疲惫了,微笑着、安详地注视着大地、河流、人群……

  此时此刻,长河落日的安详,我们可以长久地品咂、体味和享用,也可以在心中倏忽而过,就像在灵魂深处偶然一缕轻风抚过,唤起了心田里懵懂的记忆。你体味到了吗?那湿润的眼角,正是落日下的一弯乡愁。

  鹳影栖楼

  白日依山尽,黄河入海流。欲穷千里目,更上一层楼。

  白日、远山、黄河、大海、天高、地阔,大自然的雄浑气象寥寥几笔跃然纸上,而这一切都缘于盛唐时代的大诗人王之涣来到了蒲州城、登上了鹳雀楼。栖息在黄河苇丛中的鹳雀是一种孤独的水鸟,它能长时间独自兀立在水中央,与倒影一起形成了诗一般的画面。而今,它们又有了新的栖息之地——那座以它们名字命名的雄伟历史名楼得以重建。

  鹳雀楼是大约1400多年前修建的军事戍楼。有史以来,处在秦晋之交咽喉要地的蒲州,乃兵家必争之地,特别是在以长安为政治、经济、文化中心的都城之时,其防御东北方来袭的悍敌的战略要塞作用,实在不能小觑。史家对此地的军事地位多有低估,仅抗日战争时中条山阻击战对日军进攻西北之阻杀,尽管付出了巨大的牺牲,但是历史证实是值得的、是成功的。

  正因为有军事用途,而又是砖木结构,使它在存世700多年后,被战火焚毁,从此销声匿迹;又过了700多年,直至20世纪末,才以盛世兴楼。复建的鹳雀楼,为了适应现代人的高度概念,由原来的27米同比例增至73.9米,外三内六的仿唐建筑结构,使其得以前瞻中条、下瞰大河,极目望去,是河东的表里河山,是人间的旷世盛景。

  诗以楼生,楼以诗名。当年,王之涣来到蒲州之时,正是开元盛世,中国历史最值得骄傲的时候,他登楼吟诵的《登鹳雀楼》一诗,以其高瞻远瞩的视野和积极向上的情怀,完美诠释了盛唐气象。

  王之涣诗百年之后,一位蒲州才子——畅当,也为他家乡的这座名楼写了一首《登鹳雀楼》:

  迥临飞鸟上,高出世尘间。天势围平野,河流入断山。

  诗人孤高傲世、独步青云的风姿,豪情满怀、壮志凌云的胸襟,高瞻远瞩、超群脱俗的情志,在这精心营构的雄浑图景之中展露无遗。但由于王诗在前,名声太大,几乎淹没了畅诗的影响,后世论诗亦褒王抑畅者居多。宋人沈括称赞这首诗和王之涣的《登鹳雀楼》都“能状其景”(《梦溪笔谈》),但景以情见、物由志显,畅当才情卓异,自视清高,不苟流俗,不甘困顿,有一股冲决樊篱、大展宏图的激情。王诗的高度自不待言,而畅诗志存高远、积极进取、挑战困难、向往自由的精神,也以宏大的情操、气度渗透在山川景物之中了。

  那栖息在高楼上的鹳影,并不知晓人间的绝代芳华,却寄托了人们对气象万千的大唐帝国的翩翩遐想和追思。

  雄关古渡

  山西号称北方方言库,仅运城13个县市,就有沿黄一带、沿汾河一带,以及东部地带等几种发音系统;而即使在同一语言习惯的局部,也是“各自一方天,十里不同音”,邻村之间的交流也多有不同的语言习惯和表达方式。但在永济、芮城西部一带,明显出现了一个接近陕西的关中语系地带,原因在于两地史上交流之频繁。语言的一致,来自于交流的密切和联系的紧密,这是毫无疑问的,而黄河横亘其间,秦晋两地又是如何联系起来的呢——桥梁、渡口功不可没。这桥梁便是黄河浮桥,这渡口便是蒲津古渡。

  蒲州古城,传为舜都。这座古老的城池由上古直至唐置中都,都始终在历代政治中心的辅畿地带,地位堪称显赫。因为在中国历史上,以长安为政治中心的时代,蒲州处于河东进入关中的第一锁匙。西周的都城在镐京,秦在咸阳,汉唐、俱在长安,这期间近2000年的历史长河中,除去春秋战国和三国、两晋、南北朝那短暂离乱、中央集权削弱的时代之外,政治中心皆在长安一带。作为“关中之巨防”,长安东北方向之战略要塞作用是不容置疑的。

  开元盛世,为了加强河东与长安的联系,以唐时强盛的国力,修建了黄河浮桥,浮桥两岸各四尊铁牛的用铁量据考证已达到当年全国铁产量的五分之四之多。仅从出土的四尊铁牛与铁人的铸造、文化、风水、民俗等方面考究,其价值已堪称举世瑰宝。正如唐澄寰先生指出的那样:“蒲津渡铁牛不同于扬军阵、耀帝威的秦兵马俑;亦不同于宣佛法、炫珍宝的释迦舍利;也不同于讲五行、为厌胜的镇水石犀。这是一个具体的工程建设,是具有实际功能的艺术珍品,是实用技术同雕塑艺术有机结合的典范,是中国古代劳动人民对世界桥梁、冶金、雕塑事业的伟大贡献,是世界桥梁史上唯我独尊的永世无价之宝。”

  待月西厢

  待月西厢下,迎风户半开。拂墙花影动,疑是玉人来。

  30年前来到普救寺,看到的只是一座古塔、三孔窑洞、一座石牌坊、两尊小铁人;此后三五年之间,一座寺院呈献在世人面前,便是当下的普救寺了。

  无论是砖塔、寺庙、正殿、偏殿、回廊,都算不上特别和精致,它的确有些平庸和粗糙。但,它是中国四大回音建筑之一,这个名单里,北京天坛赫然在列。在塔下两侧敲击石头,那清脆的蛙鸣声便从塔尖传来,其回音建筑是不虚传的;而真正使其名传天下的,是那《西厢记》爱情故事的发生之地,更是那封建礼教的桎梏之下发出的呐喊。

  兰心蕙质倾国倾城的相国之女崔莺莺和家道贫寒风流倜傥的书生张君瑞无疑是这个寺庙的主人,按照原作者元稹的《会真记》,这是一个始乱终弃的故事,但唐代以后,其结局令许多人感到遗憾和不满,人们斥责张生“薄情年少如飞絮”,于是,在流传的过程中渐渐演绎为皆大欢喜的团圆结局。

  在男女授受不亲,父母之命、媒妁之言,门当户对的重重封建礼教之下,婚姻是一种当事双方无选择的安排,男女之间的幸福只是任由运气、妥协、牺牲等不确定因素的摆布,而自由的爱情、两情相悦的邂逅,实在是惊世骇俗。1000多年前的男女主角,其解放自我的个性是故事要素的必然。而故事的发生地是偶然的吗?长安,是当时的国都,蒲州乃崔莺莺扶柩回河北的必经之地,以当时的交通状况,从长安出发,往东北方向由蒲津渡浮桥过了黄河之后,确需一个歇脚的地方。普救寺以其独特的地理位置和建筑布局,成就了元稹的爱情故事。

  几百年后,正是在这里,“王西厢”借主人公的名义发出了“愿天下有情人终成眷属”的呼唤,蒲州那一泓浓浓的乡愁中,平添了几许儿女情长。(赵峰)


  • 黄河新闻网手机版

  • 黄河新闻网官方微信

  • 山西省委社情民意通道
  相关链接

手机黄河新闻网 我要啦免费统计
www.sxgov.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