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文化山西聚焦       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351-4045451
文化山西:方言里的文化
   2018-06-20 10:16:44    来源:山西日报
原标题:方言里的文化

  我的家乡在太行山上。小时候一听到《走上这高高的兴安岭》这首歌,心里就会暗自想,谁来写一首《走上这高高的太行山》呢?我像兴安岭的子民爱着他们的兴安岭一样,也深深地爱着我的太行山。

  谁都不否认太行山雄奇险峻、自然风光优美,但是,由于交通阻隔,加之物产不丰,按时下的人文指数来衡量,却并不是很适于人类居住的地方。山民们祖辈相传,久居于闭塞的深沟里,逐渐形成了一个个相对封闭和凝滞的小环境,在悠长如梦的岁月中,就发酵和发育出很多“文化”来。这些文化像地层深处的化石一样,虽然没有精美乖巧的模样,却保留着远古时候质朴的风貌,弥足珍贵。

  在这种种“文化”中,方言是最为外在、鲜明,最有影响力的标识。

  一个人一出生就听到了这种方言,一岁的时候就开始学习这种方言,他在发展自己的认知能力、表达能力和思辨能力的过程中,一直都依赖着这种方言,那么,这种方言对这个人一生的影响之大、之深,自然是可以想见的了。

  有一首歌颂母亲的歌,一开头就这样唱:“我第一次听到的哟,是你的喊;我第一次看到的哟,是你的脸……”母亲喊自己的儿子,用的当然是亲切的方言;儿子看母亲,看到的也当然是在方言环境中陶冶出的质朴面容。这种种第一次,就是一个人生命源头点滴细流的汇聚,日后,哪怕是命运掀起了滔天巨浪,那每一滴水珠里仍会蕴含着初始的这种分子结构。在那汹涌大水里舀上一小勺品咂,仍能尝得出生命初始的那种“原味”。

  “我是中国人!”这是民族的标记。

  “我是太行山人!”这是地域的标记。

  中国——山西省——晋中市——某县——某村某镇……人啊,就像一株植物,无论阳光下的花朵开得是否饱满、艳丽,心中都清楚自己的根在哪里。阳光在高天上朗照,光芒惠及四野,根却只往一小块泥土里深扎。说到底,一个人的成长道路虽然各不相同,人生的轨迹却大致是一样的:从根那里出发,长出茎、叶,经光合作用,开花结果。根,深埋在地下,始终为植物的一生提供着源源不断的养分。

  有一句话说:“树挪死,人挪活。”人挪而可活,说的并不是人没有根或者不需要根,说的是,人作为万物的灵长,远远超乎普通植物的优越,即:人可以带着根行走。人就像蒲公英的飞蓬一样,随着命运飘飞,却是不论落在哪里、不论环境和条件如何,都不改自己的特性,都会开出金黄色的花朵。

  根,在人的心里。

  家乡的方言,有专家学者考证说属于“晋语”东山片。且不说“晋语”的范围很大,单说这“东山片”,也涵盖了一市六县;而我意识中的家乡方言,似乎却只局限在方圆百里完全相同语音的这个小范围之中。

  家乡方言的发声特点,一是咬字很重,前后鼻音不分,听去几分倔强;二是语尾扬得很高、拖得很长,有如唱歌。听在外地人耳里,不免觉得诧异:这种语言把古朴涩硬和轻灵抒情糅合在一起,真有一种特别的味道哩!

  有一次,我跟一个同学在长途车上讨论问题,两个人都是急性子,语速快,满口的方言连珠炮般你来我往互不相让,早让四周旅客听得瞠目结舌。插着个话缝儿,有人就小心地问了:“你们是不是外国人啊?”

  当然是白他一眼:“切!你才是外国人呢!”

  至今想起这件事,还哑然失笑。

  家乡话不仅音律有特点,古文化含量还很丰富。小儿夜哭,大人往往吓唬说:“悄悄!你再哭,老麻虎就来了!”小时候听了这个恫吓,知道“老麻虎”是吓人的物事,也许就威胁到了小孩子的生命。那是什么?老虎?狼?却是不得而知。及至成人,才弄清楚所谓的“老麻虎”,实际是隋炀帝时候主持开凿运河的“麻叔谋”,此人长了一脸络腮胡子,所以,民间称其为“老麻胡”。传说他嗜食婴儿肉,经常派人偷民间婴儿来食用,所以才留下这个吓唬小儿的方言典故。又如,老家称不吉利、败家的人为“不祥签”,也是有古文化出处的。这是傩文化占卜时代的用语,在神前抽了一支不吉利的下下签,自然是会倒霉的,所以,家乡把不吉利的人称之为“不祥签”。

  方言里有谜一样的东西:比如,喜鹊本是在树上筑巢的鸟儿,家乡却称为“岩鹊”。也有因历史原因形成的错讹。比如,“酝酿”念作“温攘”——农村开会,主持人讲完了,就会来这样一句:“大家觉得怎么样?在下面温攘温攘,一会儿提意见!”又如“校对”,在方言里,普遍念作“校(xiào)对”——“把这个文件拿去校(xiào)对一下!”这些字音的错讹本与方言无关,是因为这些词最初引进的时候,先由文化水平较低的干部读错音,再由群众以讹传讹,后来流传太广,遂成了固定的错误读音,竟也变成了“方言”。年轻的一代虽然对这些字音心知肚明,但是,在这个古老的语言环境里,也取一种从众的态度。由此也可见,“习惯”在方言的形成中所起的作用是相当大的。

  方言中还有一些带有迷信色彩和地域歧视的内容,也不得不提到一笔。比如,凡是操不同口音的人,家乡人一律称之为“侉”。起初,“侉”是河北人的专用名词。家乡与河北邻界,山西有煤,河北有麦子,由于资源配置的原因,经济交流是最多的,但是,河北人豪强、山西人老实懦弱,你来我往中,山西人吃亏得多,就是所谓的“贸易逆差”吧,所以,你听到人们称呼“河北老侉”的时候,总能从语气中琢磨出点什么,有厌恶、有藐视、有敌意、有无奈……有两句很极端的俗语可作为这种情绪的注脚:一曰“河北老侉,一个钱买俩”;一曰“骆驼不是牲口,侉不是人”。山西老西儿和河北老侉,是见不得离不开,一方面互相对立,一方面又互相利用。

  随着经济大潮在全球席卷,随潮“漂”来了各色各样的外乡人,他们以令山西人惊讶的韧性、耐力,在艰苦的太行山上扎下了根,并在山西人原本很可怜的饭碗里分走了一勺羹,于是,家乡人又给他们精确分类:“四川侉、河南侉、东北侉、浙江侉、福建侉……”这些“侉”其实尽是些外来务工人员,但是,从来没听说过“北京侉、上海侉”的,因为大都市的老板很少肯到这边来投资,大都市的市民也很少能沦落到山西的砖窑和建筑工地里来。

  唐代诗人贺知章有诗感慨说:“少小离家老大回,乡音无改鬓毛衰。儿童相见不相识,笑问客从何处来。”这诗乍看明白如话,细一品咂,内里却五味俱全,充满了一个知性生命在苍苍暮年回首人生时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那种复杂感慨。“少小离家老大回”,诗人一生的大部分时间是在外地度过的,昔日的华颜少年已经变成了幡然老翁;“儿童相见不相识”,但是,凭着一口熟悉的乡音,诗人可以证明自己的身份:叶落归根,我是这儿的人!

  乡音好听,乡音难忘。家乡人对乡音的感情不是说出来的,是在家乡慵懒而古老的阳光中一寸一寸地生长出来的,也是在一点一滴的日常生活中自然而然地维护着的。一个生于斯、长于斯的人,无论你远走异国他乡求学发展,还是你宦途风顺一路升迁;无论你在外面满口说的是国语还是外语,回到这方古老的土地上,无一例外地都需融进古老的乡音里。有的,是发自内心、出乎感情的需要;有的,则是出于对周围文化环境的妥协:谁要是回了老家还满口南腔北调,必会被乡亲四邻目为“假洋鬼子”“不着调”,连乡土社会的社交圈子都会拒绝你入内。

  无意中加入了一个QQ群,这个群里清一色都是家乡的年轻人。这些人现在乘着知识和文明的翅膀已经“飞”在了深圳、上海、北京,甚至大洋彼岸,并在那里编织了属于自己的生活。他们远远地离开了小时候借以启蒙智慧的语言环境,骨子里,却都固执地眷恋着喂养他们长大的乡音。于是,这个QQ群就成了大家一解乡音之痒的平台。群里的语音交流固然是亲切的方言,就连对话框里的文字交流,也煞费苦心地打出方言的原音来,虽然字面上看来不通甚至古怪,大家却都心知肚明。实在找不到近似发音的字,他们也不肯苟且,宁肯用汉语拼音替代。家乡的方言多儿化音、多语气助词,所以,每当我看到QQ图标闪动,把它随手点开时,满屏的短句,语尾无不缀有“哩”“嘛”“哇”“们”“矣”“咿呀”这样的语尾助词。一股暖流,顿时流过心头。

  从本地出去的作家、歌手、企业家朋友,常跟我有电话交流,家乡话一说就是两三个小时,时而轻言细语如小溪涓涓,时而情绪高亢如激流奔涌,隔着空间,不难感觉到这种语言饕餮的快意,仿佛看到了他们滔滔不绝、手舞足蹈的情状。大家都表达过这样的意思:越到高兴或者激愤处,越想说家乡的方言,所有激动的情绪,不用方言来表达,就不到位、“不透气”!

  家乡的方言有这些忠心耿耿的子民,特别是被经济大潮刷新过了的年轻一代悉心地、执着地维护着、传承着,实在是地方文化的一件幸事。现在是经济全球化、语言全球化的时代,国语不可不讲,外语不可不学,但是,我认为,方言也不可泯灭。作为一种文化、作为滋养一方特色文化的“根”、作为一种特殊地域特点和性格的依赖和支撑,我还是希望我的方言及天下所有的方言都能很好地传承下去。俗话说:“一方水土养一方人”,推而广之,不同的水土才能养育出不同风格特点的人群,从而让人海色彩斑斓、丰富有趣,我们存身的这个世界也才能呈现出万千气象、无限美景。(孔瑞平)


  • 黄河新闻网手机版

  • 黄河新闻网官方微信

  • 山西省委社情民意通道
  相关链接

手机黄河新闻网 我要啦免费统计
www.sxgov.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