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名家名作       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351-4045451
命里再无刘老师--追忆恩师刘思奇先生
编辑:周昱丽    2018-09-14 08:57:11    来源:黄河新闻网

作者:马旭

写下这个题目的时候,恩师刘思奇先生离开人间已经九十多天了。再过几天,就是他的百日忌日。

刘思奇老师是我这一生中最为尊敬的师长之一。

我们相识于一九七九年中。当时,我在晋中师专上学。由于偏爱文学,除了上课、读书,精力几乎全部用在写作上。记得(大约)是五月的一个上午,我从同学口中得知晋中文联办了一份文学双月刊《乡土文学》,下午,我便拿了我写的一个短篇,借了一辆自行车,直奔晋中文联。

从那个下午开始,我陆续认识了晋中文联刘思奇、周山湖、王松山等几位作家、领导。其中,被人们广为称誉的“大好人”刘思奇老师是我认识最晚的一位,也是后来交往最多的一位。

刘思奇老师给我的第一印象是扑素、实在、宽厚、随和,没有一点儿作家、领导的架子。当我们发现对方是临县老乡时,仿佛有一块无形磁石把我们紧紧地粘在了一起(后来我才知道,刘思奇老师虽身处异地,却时刻惦记着家乡,他对家乡及其父老的感情用深过大江大海来比喻,毫不为过)。

因为是老乡,因为有共同语言,更因为心性接近,遇到小说创作上的问题,我就去向他请教。有时,他不在单位,我便直奔他家。我成了他家的常客,在吃饭与闲聊中熟悉了善良、好客的师母,认识了荣梅、兆华、红梅、兆东。后来由于同居省城太原,工作性质接近,我和兆华接触很多,并成了朋友。

八一年夏天,我从晋中师专毕业。其时,作家王东满先生、诗人、《晋阳文艺》副主编董耀章先生、文艺评论家、《晋阳文艺》编辑孙钊先生等推荐我去《晋阳文艺》编辑部工作。《晋阳文艺》归省群众艺术馆管理,刘思奇老师得知之后,便给省文化厅王易风先生写信,希望王易风先生能与时任省群众艺术馆书记的高培湖先生说说。(王易风先生、高培湖先生下放吕梁期间分别担任过吕梁文化局正副局长,曾经召开过吕梁文艺创作座谈会,其时,我在汾阳师范上学,有幸以学生身份参加)。因此,高培湖先生很快同意了《晋阳文艺》编辑部的请求。之后,高培湖先生曾带我下乡,意欲培养,无奈我生性孤僻,不愿入群,枉费了他一片好心。

八三年元旦,我结了婚。爱人是我师专的同学,在晋中化工厂子弟学校任老师。因为两地分居,生活上带来诸多不便,我就试图把爱人调往太原。不想,太原联系了接收单位,化工厂却是死活不放。原因是化工厂学校缺乏师资,好不容易来了个专科生,怎么能放走?留住大专生成了学校上上下下乃至厂里的共识。我几次去通融,都无功而返。万般无奈,我只好去找刘思奇老师,把情况说给他。刘思奇老师二话没说,带我去找了晋中人事局高局长,调动之事迎刃而解。  

此外,刘思奇老师对我的工作、创作也十分关心,只要见到他,总会叮嘱我好好工作,好好写作。二0一二年,我的长篇小说《善居》由湖南文艺出版社出版,之后,开了个研讨会,刘思奇老师亲临现场,做了精彩发言。之后,我把新长篇小说《大地方》、《血祀》送给他,他十分高兴,鼓励我继续写下去,为苍生写,为后人写。

屈指三十多年,刘思奇老师多次帮助我、扶持我,居然没有吃过我的一顿饭。去年秋天,我去榆次,曾经试图请他,却是未能如愿,成为我的一件终生憾事。

六月三十日下午,突然接到兆华的电话,说刘思奇老师走了。惊闻恶耗,回想刘思奇老师的恩德,我夜不成眠,悲痛之余,写下一首小诗:

沉痛悼念恩师、作家刘思奇先生

酋时闻恶讯,丑夜梦难成。

决意归桑梓,执绋送玉京。

一周后,我和何其山兄专程从太原赶赴临县,为刘思奇老师拉棂送行。归来之后,我一直想写篇小文,记述刘思奇老师的高贵品德,脑海里却是从来没有过的一片混沌,一个字也写不出来。时至今日,刘思奇老师仙逝快要百天了,突然有两句七言浮现我的脑际:心头犹有杜工部,命里再无刘老师。一时间,我似乎找回了感觉,于是,打开电脑衍成此小文,以资纪念。

相关链接:

马旭,山西临县人,1955年出生,上世纪70年代开始写作,作品有长篇小说《肉圪垯正传》,中短篇小说集《心祭》,报告文学《潮颂》,古体诗集《天心集》、《天声集》等。


  • 黄河新闻网手机版

  • 黄河新闻网官方微信

  • 山西省委社情民意通道
  相关链接

手机黄河新闻网 我要啦免费统计
www.sxgov.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