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名家名作
糜果才:文学界的书法翘楚
编辑:周昱丽    2018-10-10 14:33:15    来源:黄河新闻网

作者方正(北京书画研究院研究员、书法家)

糜果才是全国知名作家,他在散文、诗歌、报告文学、小说等多种文学门类都曾取得不菲的成绩,他的精短千字散文,被孙犁誉为“葡萄美酒”,被梁晓声誉为“每一篇都如一小盅酒”,他的格律诗以针砭时弊而为人称道,他的报告文学《惊世杰作》曾经“洛阳纸贵”,特别是他创作的长篇纪实文学《烽烟平型关》,以其“全景式,大视野,生动,真实”的艺术特色,于2015年1月在《中国作家》杂志刊登后, 8月,人民出版社又出了单行本,9月3日,“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纪念日举行阅兵式时,此书被摆上了天安门城楼。《烽烟平型关》在全国的轰动与好评如潮,也决定了2016年其获得“赵树理文学奖”的毫无悬念。2018年9月,糜果才的又一部经典力作——长篇小说《黄金梦》由作家出版社隆重推出,该书在全国各大新华书店甫一上市,即引起社会广泛关注。专家学者认为,《黄金梦》具有《红楼梦》的人物结构与阅读韵味,是一部寻金、挖金人的心路秘史,是一部大作、奇作、惊世骇俗之作!

糜果才在文学方面的收获,可以说是盆满钵满,名至实归。

有人说,糜果才岂知在文学上颇有建树,他的书法也独领风骚,特别是他的行草书法风格独特,世所罕见,被称为“糜氏行草”、“铁线行草”。

秋日的一天,笔者怀着敬仰与好奇的心情,通过电话预约,专程从京城出发驱车数百公里来到山西忻州,叩响了糜果才在七一北路寓所的家门。

一进客厅,迎面墙上一幅糜果才手书的铁线行草便扑入笔者眼帘,内容是毛泽东的《沁园春·雪》,立时,笔者便被这幅作品的奇特景象惊呆了,只见这幅行草作品以细线行笔,八面出锋,或长短,或倚侧,或枯润,或大小,游丝映带,绞转缠绵,如行云,似流水,几个粗体行楷大字以几何图式不规则点缀在细线行草之间,细线显得更细,粗笔显得更粗,两相对比,醒目而大方,彰显出一种大家风范、唯我独有的气概。

欣赏罢糜果才的书法作品,笔者又冒昧浏览了一下糜果才的寓所。三室二厅的寓所里没有几件像样的家具,书房的当地摆放着一张书案,无疑是糜果才书法写字的地方,书案过来是糜果才用来写作的一台电脑,靠墙的四只大书柜里的书籍插得满满当当,客厅中除了几只沙发与电视之外,茶几上、柜子上、椅子上,垒摞的到处是书。出于好奇心,笔者不由地左右瞟了一眼两个卧室,见卧室的地上与床头柜上也堆放着一摞一摞的书籍。整个寓所的墙壁上除了陈巨锁先生为其题写的“愚斋”斋匾与唐韦应物的《咏露珠》古诗条幅外,张挂的都是糜果才自己的书品:“养成大拙方为巧,学到如愚才是贤”、“茶也醉人何必酒,书能香我不需花”、“友如视水须求淡,文似看山不喜平”。看到这种情景,笔者不由地心想,一个人浸淫在这样的环境中,怎能不出成果?怎能不出精品啊?

这时,糜果才已沏好了一壶上好的碧螺春,招呼笔者到茶几前品茶。袅袅升腾的茶香热气萦绕在我们两人的面前,应笔者的提问,糜果才谈开了他的书法历程。

糜果才的书法是童子功。从读小学写仿开始,糜果才就从未间断过他的书法研习,即使是在他务农放驴、做工拉车的那个人生最艰难的年代,没有纸笔书写,他也要一有时间就用手指或树枝在土地上写画,其对书法的痴迷与执着,曾经感动过多少人,也曾遭到过多少人的白眼与嗤笑。情况稍一好转,糜果才每天总要铺纸执笔写上几十分钟的字,几十年下来,一直临池不辍。

他的楷书学的是欧阳询《九成宫醴泉铭》,行书学的是王羲之的《兰亭序》。在心慕手追欧王之余,他还博采众长,学习了石鼓文、隶书、魏碑、瘦金体等书体。为了获得书法奥秘,他还通读了从秦朝李斯到清末康有为的历代书论。以他的灵性,写字之余,每有心得,他便以诗而记之。他作了《写字》诗:“尺幅盛天地,毛公挟电雷。墨飞风雪下,毫落岭峦堆。”他又作了《写字又得》诗:“竖柱横梁抛石点,撇刀捺帚卧勾船。毛公挥洒随心走,纸上风流舞妙跹。”他的《临池偶感》可以说识透了书法的奥秘:“纸为大地风为笔,墨作黑云画作岑。向背虚实轻呐唤,高低仰俯细铺陈。曲直长短能肥瘦,疏密开合有浅深。写字可和天道比,朝揖避让巧操神。”糜果才与书法大家沈鹏、陈巨锁、徐文达素有往来,并互有墨诗相赠。上个世纪九十年代中期,中国书法家协会主席沈鹏曾为其书赠一个条幅“滹源骄子”,后来,他将这幅字用作了他编撰的一本书的书名,并回赠沈鹏先生五绝一首《致沈鹏先生》:“赠我一幅书,踌躇未裱糊。附诸骄子稿,墨宝应不污。” 山西省书法家协会原主席徐文达生前曾邀糜果才到其府第小聚并为其表演书法,嗣后,糜果才即作《观徐文达书法有感》:“心灵艺自高,人老铁钩刀。奉告习书者,功成难一朝。”陈巨锁先生更是多次为其题写斋匾、条幅,而他也曾写诗相赠。

糜果才的书法作品灵秀而不失古拙,以其深厚的文化素养与独特书法技巧,赢得了广大书法爱好者的赞赏。他的书法作品曾多次在国家、省、市、县展出并获奖,并被美国、日本,以及香港、台湾等国内外书法爱好者和五台山藏经阁收藏。他还多次被邀为一些书刊、杂志、牌楼、寺庙题签和题词。新近由作家出版社出版的《黄金梦》,就是由他自己亲自题写的书名。 

离京之前,笔者就糜果才的书法作品价值几何曾请教一位著名文物鉴赏专家。专家说,糜果才是全国知名作家,后世肯定要留名。虽然他在书法界的名气不是很大,但他有几十年的书法功力,而且作家中善书者又不多,视其文学名气与书法水平,属于典型的名人书法,应当是有一定的收藏价值的。

与糜果才品茗交谈,如沐春风,如得甘霖,受益匪浅,不觉两个多小时很快就过去了。临行,笔者再一次欣赏了糜果才的行楷与行草书法作品。直觉得他的这些字无一笔无根底,无一字无出处,无一字又无不彰显着自己独特的书风,违而不犯,和而不同,神、气、骨、肉、血,五要俱备,笔法、墨法、章法皆属上乘。每一幅作品都表现着王欧之风骨,涌动着大家的气韵,弥漫着一股清新的书卷之气,显得大气磅礴,神采飘逸!

文学创作,是糜果才的主业,而书法只是他的副业。但是,副业不输主业,糜果才堪称文学界的书法翘楚。

                                             2018年9月12日


  • 黄河新闻网手机版

  • 黄河新闻网官方微信

  • 山西省委社情民意通道

手机黄河新闻网
www.sxgov.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