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名家名作       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351-4045451
风从那边来
   2018-12-27 15:50:26    来源:山西日报

    原标题:风从那边来

 

    远远看到父亲站在那里——瘦弱,单薄。


    我奔过去,提起父亲放在脚下的一箱奶,我还想替他背上包,可父亲怎么也不让,连连说:“这个不重,不重。”


    父亲是专门来给我送野菜的。前天母亲打电话,说她去田间地头拔了一些野菜,让我尝尝鲜。我赶紧抢话:“我明天下班后回去拿吧。”第二天下班后,杂七杂八也不知忙了些什么,反正眼看中午了,做饭吃饭,想着下午回家也不迟。过后,便懒懒地躺在沙发上,看着电视,不知不觉就睡了下去。一觉醒来,夕阳沉落,万事皆休。


    所以父亲就来了,来回倒腾,坐了两个多小时的车。


    父亲历来晕车,以前无论去哪里做什么事,通常都是骑自行车,那辆破旧的自行车,伴着父亲风风雨雨几十载。如今父亲已经是七旬老人,他不再骑车出远门了,仅仅是上下午在村里骑上那辆全身叮当响的自行车沿村转几圈,锻炼锻炼身体。


    给父亲端上一杯水,他好像渴极了,几口就喝了下去。父亲疲惫地坐在那里,显得那么小、那么弱。我那顶天立地的爸爸何时变得这样瘦小了?


    稍作休息后,父亲即从包中取出母亲拔的野菜,满满一塑料袋,压得结结实实。墨绿色叶子,白色的根茎,我们那里称作“苦苦菜”。把野菜洗干净,开水煮过,或凉拌或做成饺子,都很好吃。


    父亲在我这里吃过午饭就急着要回去,劝他住一晚再走,他说我母亲一人在家,他不放心。


    我送父亲到车站,天已不再像上午那样暖和,父亲取出包中存放的棉马甲,穿在外套里面。父亲走得很慢,腿像灌了铅般沉重。父亲在路上给我讲了一些日常琐事,还一再叮咛我注意身体,不用替他们操心。我盯着父亲头顶稀稀拉拉的白发,不知该说些什么。车还没来,我和父亲站在站台上等待。不知从何时有了微微的风,轻轻掀起了父亲的衣角,一层,两层,三层……父亲比我多穿了好几层的衣服,即使这样,他依旧有些微微颤抖。


    我昂起头,风从那边吹来,缓缓地拂过我的脸颊。风,你为什么要来,带着一丝丝凉意,带着一丝丝酸楚?等父亲坐上车,我到底没能控制住,眼泪唰地流了下来。


  • 黄河新闻网手机版

  • 黄河新闻网官方微信

  • 山西省委社情民意通道
  相关链接

手机黄河新闻网 我要啦免费统计
www.sxgov.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