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名家名作       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351-4045451
与时光一起远行的诗人
编辑:秦彦龙    2019-01-07 16:39:29    来源:山西日报
原标题:与时光一起远行的诗人

  诗人牧之的诗集《风在拐弯处》由贵州大学出版社出版,共收入诗作122首(组),另外还收入了杨朝东、阿强、戎平三位先生评论牧之诗作的文章。可谓一册在手,诗歌、诗歌评论皆在掌中矣。

  “一只鸟在窗台逗留,不断回头与我对视/拂过窗台的风仿佛藏着刀锋/在修炼我内心的荒凉/那些经历的坚持与跋涉,颠沛与流离,骚动与叹息/都在与岁月的花瓣追赶着内心远去的故乡......”(诗《与时光一起远行》)牧之的诗意与境都很美。

  许多人认为意与境皆在诗歌文本里,非也。我认为“意境”应该分开来认识,意和境是不同的两个概念,存在于不同的载体中。“意”在诗作之中,“境”在读者心里。比如说王之涣的《登鹳雀楼》:“白日依山尽,黄河入海流。欲穷千里目,更上一层楼。”诗作里开阔之“意”的铺展,将读者的情绪导入了一种奋发向上的高尚境界里。换言之,就是一首诗的诗意,让读者产生了什么样的心境、给了读者一种正能量还是负能量的动力源,是一首诗歌“意境”质量高低之标准之一也。牧之的这首诗通过“鸟”“风”“刀锋”“内心的荒凉”的层层逼近,让读者的情绪进入了“故乡”版图,可谓生花妙笔也。

  一首好的诗作,不是用辣椒面呛出受众的眼泪,也不是挠受众的胳肢窝让人发笑,而是在神来之笔的叙述过程中,不知不觉让人的情境与心境浸润其中,从而产生与诗作的同频共振。比如牧之的这首《我想醉》:“我想醉,但那些醉意回眸的路/在风干的石头里安放梦境,那些伤口/被我回忆的山路,与救赎与清明/在宁静与怀念之间,放纵凋零/青春与往事,风尘与眺望,都不会/止于孤独,在转瞬之间,回望/闪烁不定的命运,等来去匆匆的时光/在醉意中,写就生与死的墓志铭。”“伤口”的“凋零”,“时光”写就的“命运”“墓志铭”等物象与意象,使整首诗情景相融、血脉相通,显示出了诗人对于具象与抽象的智慧选择和跳跃性组合的功力,读完之后令人掩卷沉思,甚至会产生悲情暗涌的冲动。

  传统诗歌是要押韵的。因为传统诗歌作品需要通过声音来表达,押韵更容易让读者阅读、记忆和传播。所以我们不能怪怨老祖宗为传统诗歌下了那么多的“套子”。但是新诗就不一定要押韵了。因为读者可以通过阅读诗歌纸质文本,慢慢去体验其中的意味。当然,新诗其实也是押韵的。新诗的押韵方法有两种,其一是外在节奏,就是每两句或者N句尾字押韵,基本上朗诵诗和抒情诗都具备这种特征。其二是内在节奏,即诗歌文本里显示不出押韵来,但是读者阅读的时候,能够感觉到它潜藏的节奏:润物细无声式、狂风暴雨式、欢天喜地式、满腔悲伤式……这些节奏为你消灭着阅读障碍,让你感受到诗歌的艺术之美。阅读牧之的《与云岩书》的时候,我就强烈感觉到了一种内在的节奏:“一阵秋风掠过祖先的骨缝,月光悬壶/在阳明祠,那些让人敬畏、向往的经句/与辽阔和尘世在一起,读云岩的青山、流水/把一方蓝天和彩霞留住,任晨钟暮鼓绵延/如云朵一样缓慢,鸟声一样吉祥/推开夕阳,一片落叶着地的声音/源于高原,深沉、悠远,暗藏阳明的玄机/穿越时间与空间,凝望历史的烟尘/在阳明的心学里待嫁春风,之后/交出岁月的悠闲、恬静、斑斓......”整首诗的内在节奏跨越了上千年的时间与上万里的空间,有地平线上的“阳明祠”“落叶”“流水”,有在天空回荡的“晨钟暮鼓”“鸟声”“彩霞”,亦有深入地心的“历史的烟尘”“待嫁春风”等等客体。诗人通过对于这些客体的宣泄,表达出了本体(我)的情绪。在诗歌内在节奏运用方面,牧之或许是无意的,但他却是成功的。

  限于篇幅,我不再对牧之诗歌里对于故乡、山河等元素的表现手法、审美效果展开赏析。以上文字,一己之见,不妥之处,还请诗人牧之及读者正之。


  • 黄河新闻网手机版

  • 黄河新闻网官方微信

  • 山西省委社情民意通道
  相关链接

手机黄河新闻网 我要啦免费统计
www.sxgov.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