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名家名作       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351-4045451
井冈山上
编辑:薛飞    2019-08-09 15:21:26    来源:黄河新闻网

图/文 和悦

编辑 薛飞

7月6日,从太原乘飞机不到两个小时就到了南昌昌北机场。由此再坐大巴需要四个小时才能上井冈山。

井冈山乃罗霄山脉中部之一段,平均海拔超过1000米的罗霄山不止是湘赣两省的自然分界线,同时也是中国南方、横跨湖南江西广东诸省的山地统称。因为井冈山太著名太重要太神圣,所以它成为了远远超过罗霄山而独立名世的地标。这一点与同样闻名的太行山不同,后者是以一个宽泛的概念囊括了具体。

井冈山

七月流火。北方开始暑热,南方则进入了雨季。在井冈山的一周,几乎天天下雨,偶尔云开日出倒是欣喜,有如发射卫星等待的窗口。次日步行冒雨去了趟茨坪镇上的天街,湿透的裤子和鞋及至离开也未干透。房间在一层,伸出手即可触碰到山梁,夜里瓢泼的雨声、潺潺流水不绝于耳。手机上的信息,井冈山年平均气温只在14-15度之间,一年当中超过200天都在下雨。老一辈革命家陆定一曾说,井冈山,两件宝,历史红,山林好。早在1982年,井冈山即获准成为第一批国家级重点风景名胜区。今天的井冈山,把握、传承和弘扬了自上个世纪20年代以来的历史和自然资源,在“红色最红,绿色最绿”的理念下,推动井冈山向更高的目标迈进。

井冈山是中国革命的摇篮。朱德元帅誉井冈山为天下第一山、革命圣山,“在中国革命史上拥有无比崇高的地位”。从1927年10月,毛泽东率领秋收起义部队700余人进入井冈山茨坪,到1930年2月井冈山失守两年又四个月800天时间,围绕井冈山起始发生、开创探索、成功失败的伟大实践,是中国历史尤其是中国革命史浓墨重彩波澜壮阔的华章。久有凌云志,重上井冈山。没有到过井冈山,不会有切身的体会;不著红军装,不会感受到真正的神圣和庄严。7日晚,下山赴吉安市区观看了实景剧《井冈山》。雨虽然停了,奔流的“红水”没过了脚踝。旗、灯、情、火、路,全剧分5个篇章,诗意、璀璨地浓缩了工农武装割据在井冈山的悲壮历程。当那首半个多世纪以来、一直可以作为流行歌传唱的经典《十送红军》响起,全场纵情齐唱,情到深处,潸然泪下。

毛泽东同志旧居

茅坪革命旧址群,著名的地标即是八角楼、毛泽东旧居。作为中国革命抑或工农武装割据初期的党政军机关所在地,这里具备了一级政府所应有的组织机构、办事部门,乃至医院、练兵场等等。毛泽东在八角楼里完成了《中国的红色政权为什么能够存在》、《井冈山的斗争》两篇光辉文献,提出了工农武装割据的思想;阐述了红色政权能够存在和发展的五个条件;回答了红旗到底打得多久的疑问。在当地学者看来,首提这个堪称“著名”的疑问的人并非林彪,而是另有他人。在那里的时候仍是雨中,失修的八角楼里略显阴暗,只有楼上的天井折射出夺目的光芒。

红军医院旧址

红军医院旧址,是那种用树油熏黑的木板建起来的二层楼房。左侧幅面巨大的群雕,记述的是20几名未能撤离的红军重伤员被枪杀的场面,令人震撼。那个时候,老一辈革命家陶铸夫人曾志就在红军医院里工作。度尽劫波之后坦然离世前,遗嘱将骨灰埋在红军医院附近山坡的一棵树下,与她的壮烈牺牲的战友朝夕相处。

当年立下奇功的迫击炮

“过了黄洋界,险处不须看”。黄洋界为井冈山五大哨口之一。地势险峻,云雾缭绕。1928年夏天的黄洋界保卫战,红四军31团扼守哨口、以寡敌众,不仅粉碎了湘赣国民党武装联合发起的所谓第二次“会剿”,也是第二次国内革命战争时期影响广泛的典型战例。现如今,唯一的那门进口自德国的迫击炮,凛凛然昂首哨口之上:黄洋界上炮声隆,报道敌军宵遁。

茨坪天街,颇有点“一线天”的味道

茨坪是当年井冈山革命斗争的中心,亦是今日井冈山之中心景区。除了众多的培训基地,2005年之前一直是当时的井冈山县委县政府所在地。茨坪的天街,其实位居“坪底”,是一处古色古香的购物中心。2016年上榜江西省10家“旅游风情小镇”。

在茨坪气势恢宏的井冈山革命博物馆里,“工农武装割据”“农村包围城市”“星星之火、可以燎原”等等以前耳熟能详的口号和概念,变成了系统、生动的历史活剧,一些原始的、恢复本来面目的史料和图片,弥足珍贵。比如:毛泽东指出,在山的上山,靠湖的下湖,拿起枪杆子保卫革命;国民党就像一口大水缸,我们这块小石头总有一天要打破那口大水缸。朱德的名言,我们要与群众有盐同咸,无盐同淡。陈毅的回忆,秋收暴动后,毛部被迫向南移动至宁冈,复得当时绿林首领袁文才、王佐之帮助,乃留在井冈山附近各县游击。仅存的贺子珍的照片,齐耳短发,飒爽英姿;伟岸的朱毛会师雕像,双手紧握,目光深远。在井冈山期间,有幸听取了袁文才、王佐以及曾志的后人,讲述他们爷爷奶奶辈的、鲜为人知的履历。阴差阳错,袁王皆被“错杀”,后又追授“革命烈士”;曾志在井冈山生的孩子,临终也未离开那片红土地。

毛泽东、朱德等在茨坪的旧居一角

毛泽东、朱德等在茨坪的旧居,布局更合理;当时的中央领导机关驻地,部门更健全,给人一种长期扎根的映像。由于种种原因,井冈山中华苏维埃政府虽然存在时间不长,但它是中国共产党人的试水期,是中国革命走向成功的出发地。以毛泽东为首的老一辈革命家创造性地将马克思主义中国化,并付诸实践,用不到30年的时间成就了载入人类史册的丰功伟绩。逾48000志士献身理想信念,且大多数为无名烈士。井冈山的红土地就是他们的鲜血染红的。

毛泽东上井冈山半年后,1928年4月,朱德、陈毅率领南昌起义保留下来的部队也来到井冈山。在由当地客家人建成的龙江书院里,毛泽东、朱德见了面,从此“朱毛”几为一体。再加上其后由彭德怀带领的参加了平江起义的红五军上山,形成了红军三个方面军的基本格局。毛泽东在此创办的工农红军军官教导队,开启了中国革命武装部队由红军而八路军而解放军的历史血脉。站在龙井书院的天井里,军帽能拧出水来。状元桥上的青石依旧坚固,青山绿水映衬下的黛瓦白墙分外靓丽。

站在今天回望那个年代,种种是非曲直已被历史所证明。从1931-1934年开始长征之前,毛泽东被彻底“丢在一边”,“苏区”也逐渐丧失了立足的地盘和根基。从井冈山到太行山,艰苦卓绝的长征堪称跨越时空的桥梁,通向更加辽阔的天地。

“一送里格红军,介之个下了山;秋风里格细雨介之格缠绵绵”。这首创作歌曲深度吸收了井冈山客家人的“原调”,情至深,很含蓄,不让噙在眼里的泪水落下来。这与那首风靡世界的苏格兰民歌《友谊地久天长》异曲同工,表里神似。据说当地子弟或从戎或赴疆场,人们都会手拉手站在路边唱起这首歌送行。当年的红军将士上前线,井冈山的百姓也是如此。

12日返程时,从井冈山到南昌,没有下雨。


  • 黄河新闻网手机版

  • 黄河新闻网官方微信

  • 山西省委社情民意通道
  相关链接

手机黄河新闻网 我要啦免费统计
www.sxgov.cn